回首頁
回首頁
 

 

四個臭皮匠敵不過文化流氓


 

蘇明陽(2007-7-15)

 

正逢臺灣解嚴二十週年紀念日,看到無恥的中國黨不但不知對臺灣人民過去四十年暴政道歉悔過,而尚為其前黨主席獨裁者蔣經國歌功頌德,期望繼承其中華道統,欺騙蒙蔽本地老居民,盜取2008年總統選票,實在令人痛心。

目前中國黨山頭抬面上四個頭目,馬英九、蕭萬長、吳伯雄及吳郭義都對戒嚴/解嚴有些可笑的公開言辭。相形之下,二十年前(1988)蔣經國剛去世時,尚未掛牌『赤色走狗』李敖,曾寫了一篇相當尖銳、透徹的『論定蔣經國』文。其中有一段專批評其所謂『政治奇跡』。

下文將引列中國黨四個頭目的言詞與李走狗的評文,以供臺灣讀者一目了然。馬氏『四人幫』是怎樣一組政治鬧劇的小丑隊,除了會吵吵鬧鬧,真的騙得了明眼的臺灣人嗎?

馬英九『歷久彌新的身影——蔣經國』文,(2003-1-14)(取自《原鄉精神》):

“第二個戰略選擇:民主改革
除了經濟發展外,民主改革是經國先生另一個重要的政治遺產。而英九有幸站在第一綫目擊部分的歷史過程。一九八六年十月七日,經國先生接受《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葛蘭姆女士的訪問,我在一旁傳譯,他沉穩的告訴她:「我們準備在未來通過『國定安全法』後,解除戒嚴跟開放組黨。」
一九八七年三月有一次外賓拜會結束后,經國先生照例問我有無報告,英九就率直建議政府開放民衆赴大陸探親,他要我直接去見張副秘書長祖詒,張副秘書長指示我草擬一個開放探親的方案,修改后在六月四日簽呈總統。這個草案就成爲後來十一月二日開放探親的藍本。

一九八七年七月初解嚴前不久,我奉命草擬有關資深中央民代退職方案,曾兩次奉召到他的臥房報告,當時他重病纏身,躺在床上,睿智表示中華民國的法統靠這部憲法延續,因此未來國會不需要再特別設置大陸代表。後來李副總統登輝先生召集的專案小組在經國先生過世的前一天通過了這個案子,可惜他已看不到了。三週後,我帶著方案到頭寮經國先生靈前,含淚向他報告:「交辦的工作完成了!」當場泣不成聲。

這幾項決策,對臺灣影響深遠。爲何他晚年會做出如此重大的決策?尤其他早年在蘇維埃社會,並無西方民主教育的背景,回到中國后立刻投入對日抗戰與國共内戰,到了臺灣后又主持情報與政戰工作。在組織嚴密與戰爭苦難的歲月中,易塑成敵我分明的單一意識形態,無法與時俱進,而經國先生了不起的地方,正在于他總是在關鍵的歷史時刻突破他家世、教育與思想的局限,做出正確而務實的決定。”

『吳伯雄憶臺灣解嚴』(中國新聞網)(2007-7-13):
“國民黨主席吳伯雄說,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在解嚴當時擔任蔣經國的英文翻譯,當蔣經國向外賓說出臺灣將要解嚴的決定,馬英九是見證歷史者,站在歷史錯誤那一邊的人不是馬英九,而是陳水扁。

談到當時解嚴的時空背景,他說,蔣經國當時認爲兩岸軍事對抗情勢逐漸緩和,經濟成長也有一定成績,追求自由民主的時候已到來,推動解嚴是非常自然的情況。吳伯雄表示,“戒嚴”過去背負著太多的惡名,但事實上,臺灣的戒嚴不是像其他地方的軍事戒嚴,老是有衛兵在出入口出檢查行人,也沒有宵禁,那時還有選舉,他當時還當選過省“議員”及縣長。

他說,後來蔣經國認爲臺灣不再需要戒嚴,可以用其他配套法律來取代戒嚴。吳伯雄回憶道,一九八七年端午節,他曾陪同蔣經國赴金門視察,一路上將經國都在詢問他有關解嚴的法律準備情形。

陳水扁指蔣經國決定解嚴的主因之一是身體不佳。對此,吳伯雄說,蔣經國當時視力的確不太好,走路也不怎麽方便,很多公事是交代副手代批,但將經國頭腦清楚的不得了,不能說解嚴不是蔣經國的決定,不能說蔣經國沒有執行政務的能力。”

“國民黨秘書長吳敦義也說,蔣經國做出解嚴決定,主要是因爲過去維護安全的戒嚴已完成階段性的任務,就象小孩長大要換更大的衣服一樣。”

 

“解嚴20周年展見證臺灣改變 蕭萬長南市揭幕”

(中央社記者楊思瑞台南2007-7-10電):“臺灣文史工作室舉辦的解嚴二十周年紀念特展,今天起至十五日在台南市隆盛社區活動中心展出,中國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蕭萬長主持開幕儀式;蕭萬長表示,展覽見證臺灣二十年來的改變,也還原許多被政客刻意扭曲的真相。
蕭萬長表示,臺灣解嚴已經過了二十年,不只帶動經濟奇跡,政治邁入真正民主化,臺灣和中國大陸之間也開始交流。
他說,民進黨現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幾乎都去過中國,展覽中有許多相片呈現得很清楚,代表兩岸的交流是必須的,但遺憾的是每到選舉,民進黨就用意識形態,製造兩岸對立獲取選票;民衆只要冷靜思考一下就能看清事實的真相。”

李敖『論定蔣經國』(1988):
“至於說蔣經國製造了‘政治奇跡’,則更是胡説。事實上,蔣經國是真正禍害臺灣政治的人。“政治”禍害的程度,才堪稱“奇跡”。從一九四九年蔣介石下野起,蔣經國雖然名義上是臺灣省黨部主任委員、是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是國民黨中央改造委員會委員、但他另負“政治行動委員會”的實際責任、“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的實際責任,指揮一切黨政特務情治機構,後來名義上是救國團主任、是國防會議副秘書長、是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是行政院政務委員、是國防部副部長、部長、是行政院副院長、院長,以至於最後幹上總統,不管他名義上幹什麽,骨子裡的一切黨政特務情治機構,都歸他指揮、都由他負實際責任。換句話說,臺灣四十年的恐怖統治、四十的嚴刑峻法軍事戒嚴、四十年的人身自由沒有保障、四十年的言論出版自由被迫害、四十年的集會結社自由被限制、四十年的在人權上的高壓、四十年的民主憲政不能發榮滋長、四十年的志士服刑、豪傑受難、親人望眼、稚子含悲、老兵有家歸不得。……這些局面的形成,蔣介石固為罪魁、蔣經國亦為禍首,並且在執行上,他比他老子還負更多的實際責任。所以,臺灣四十年的“冰河期”、四十年在自由、民主、人權、憲政上的大結冰、大逆退,蔣經國是眾“妄”所歸的真正負責人!”

“這一真正負責人,在四十年的強人統治之後,在死前幾個月裏、在衰病侵蝕中、在美國人的一再壓力下,只不過虛幌幾著、搞一點開放黨禁、報禁、探親的噱頭、一點換湯不換藥的解嚴戯,有的成效如何尚未可知、有的越解越變本加厲,(如對書刊的查禁,竟杠上開花,用到“違警”、“妨害秩序”等法令,尺度之嚴,前所未有。)就被海内外的馬屁精讚不絕口,奉為自由、民主、人權、憲政上的守護神了,這不是既無識又可恥嗎?由此可見,夏志清所謂的“政府在蔣經國先生領導下走上民主憲政之大道”、余英時所謂的“他已成爲中國民主前途的象徵”、楊力宇所謂的“經國先生……創造了……高度民主的局面”、鄭竹園所謂的“如無經國先生的英明領導,絕難如此輝煌”、張旭成所謂的“對臺灣的民主化,……有很大的貢獻”、戴國煇所謂的“經國先生一直致力於推于民主改革”、林毓生所謂的所謂的“蔣總統在歷史上的地位,無過于推動民主的改革”、胡平所謂的“在促進臺灣民主化方面,蔣經國做出了重大貢獻”等等,都是亂拍馬屁的妖言,知識份子如此信口瞎説,他們的書,真不知怎麽念的!”

由上列時隔二十年,對蔣經國在台實施行戒嚴及解嚴政績的決然不同論調,我們可以十分確定地說,四個中國黨臭皮匠(馬、蕭及兩吳),敵不過文化流氓的俐齒。馬腿四露,不知臉長的馬英九,尚敢妄想以『假愛台』的《原鄉(不是臺灣,乃中國也!)精神》一書,欺蒙臺灣民衆,盜取2008年臺灣總統選舉之勝利。別做白日夢了!

讀者可能厚非本文引用李走狗的舊文。本人回應理由是,李敖多年來血食臺灣人民,現在正好放出此惡犬,狠狠咬咬蔣家四個無恥家奴的馬屁、狗腳,利用惡犬教訓惡奴,這有什麽不對、不好呢!

 

(作者:蘇明陽,退休南加州的海洋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