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指責獨派人士「數典忘祖」對嗎?

 

蘇明陽(2007-7-31)

 

臺灣教育部最近發佈修改中小學教科書五千個不當用語的建議書。爲此,統派人士及媒體的反「去中國化」呼聲四起,再度高潮。本文僅選引洛城兩大日報的社論為正反代表,提出一點淺見。臺灣日報社論題爲“修改教科書不當用語只是精確描述存在事實”(2007-7-24),而臺灣時報社論題爲“臺灣去中國化應去蕪存菁,不應數典忘祖”(2007-7-21)。就整體而言,前者思路清晰,引事合理,道出整個事件之前因後果。而後者則思路模糊,引證荒謬,引諺不當,令人噴飯。敬希讀者趕快去參閲前者,再來讀本文對後者無知荒謬立論的批駁。

避免使用負面的「去中國化」
許多有關臺灣主體及獨立等運動之政論,常因引用「去中國化」一詞,而成彼此亂駡,搞得一踏糊塗,説東言西,牛頭不對馬嘴,得不到半點合理的結論。所以先來解析「去中國化」一詞。此一詞四字名詞可斷為「去」,「中國」及「化」三個部分。先說「中國」。「中國」到底代表什麽呢?就時期而言,指的是夏、商、周、秦、漢、……,元、明、清,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地域而言,指的是黃河上、中、下流,長江上、中、下流,或亞州東南部全體,包括新疆、西藏、外蒙等等?就民族而言,指的是漢、滿、蒙、回、藏及其他五十多邊疆小民族呢?就人文内涵而言,指的是文化、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一切習俗呢?上述四大類,不同之選擇組合,就有不同之「中國」。

既就選定了某種組合之「中國」,又將如何「去掉」呢?去其全部或局部?再就是「去」及「化」之方法,將如何執行呢?

四年前,前教育部長吳京曾在中國上海市參與「海洋文化」有關會議時,批評臺灣「去中國化是將根部去掉」。此語有理嗎?本人曾于當時為之反駁,並提議不要使用含混不清的「去中國化」負面詞,而改用「以臺灣爲主」的清晰正面詞。(注一)。可惜,這四年來媒體尚泛濫著「去中國化」,而永遠吵吵鬧鬧個不停。

前述臺灣時報社論(下文將簡稱「台時」)頭二小段,引如下:
“臺灣今年搞「去中國化」,基本上是不理性的瘋狂行徑,對臺灣沒有意義,對二千三百万人民更是困難,且會形成族群對立,造成極大傷害。
臺灣二千三百万人民絕大多數來自中國大陸,有血緣關係,有文化連結;今天臺灣民進黨人卻否定這一切,好像自己像《西遊記》裏的孫悟空,由水簾洞石頭爆出來的一樣。是嗎?當然不是。以今天世界科學發達,檢驗DNA一點也不難,可以輕易證明:我們指責獨派人士數典忘祖,完全沒有冤枉他們。”

何時何處,有識之民進黨人否認過「臺灣2300萬民眾,絕大多數來自中國,有血緣關係,有文化連結」的明顯史實呢?台時之誣告只是統派的政治謊話罷了!利用DNA可以證明中臺血統之間關係,也是民進黨向來承認的科學事實,何用臺時之提醒?依上兩項常識,臺時就驟下結論:「沒有冤枉獨派人士是數典忘祖」。如此淺浮幼稚之政論,實在太可笑了!

「數典忘祖」成語之誤釋、誤用
多年來,批評臺灣獨立運動時,親中及統派人士,最喜歡用的一句文言文成語是「數典忘祖」,以表自己國學的高深。查查在臺灣及中國四本常用的詞典:如《辭源》(1984),《辭海》(1995),三民書局《大辭典》(三冊,1985)及中國《漢語大詞典》(12冊,1984),我們都讀到大致類似的解説。此句出自《左傳·昭公十五年(公元前527年)十二月》記事:簡言之,周景王責駡晉囯大夫籍談所言之“數典而忘其祖”之縮短句。此句指晉囯大夫只會追數其國典籍,但卻忘記了其祖先曾掌職典籍之事。後來世人以此句比喻「忘本」。臺時社論所用就是這個意思。十分可笑的是,上列四本著名的詞典,都犯了嚴重「斷章取義」的毛病,故誤解此句的内在涵義,試解説如下。

《左傳昭公十五年十二月》記事之文言文約五百字,相當長,可大分上、下兩段。上段説明「數典忘祖」之所源,也就是上述四本詞典所引據的部分。 下段則敍述籍談受了周景王之責備,而不能對答,返回晉囯后,對叔向報告此事,叔向回答的話。現引此下段之白話文語譯(取自臺灣商務印書局,1993年版,《春秋左傳》白話語譯本):

“等到客人出去以後,王就說:「籍談恐怕不能有後人,數説典故,而忘掉他的祖業。」籍談回去便告訴叔向。叔向說:「王恐怕不能夠善終,我聽見說所樂的事必死在那上頭,現在王對於憂很喜歡,他要死到憂傷,不可以説是善終。王一年而死了王后同太子,這是兩個三年之喪,並且宴賓客又求彞器,這是很喜歡憂,並且不合禮。彞器來自功勳,不是由於喪事。三年的喪,雖然貴為天子,也應當穿孝喪服,這是照理而行。王雖然不能穿孝喪服,但是很早就宴樂,也不是合禮的。禮是為王的大經論,一動而失掉兩种禮,沒有大經論了。言語以考成典故,典故以記載經論,忘記經論而多言語典故,又有什麽用呢?”

細讀此段話,叔向給籍談對「數典而忘其祖」之解惑,我們突然發現《左傳》之原意是要用此事件,責備周景王自己犯了兩件違反國家法度的大錯,而不是責難一個晉國大夫忘記其祖先職掌典籍之小錯。所以根據《左轉昭公十五年十二月》記事全文,「數典忘祖」成語之真正涵義是「不知自己犯了大錯,反而責備他人之小錯」!這與另一個成語「不見柴薪,而明察秋毫」是同義的。
連臺灣及中國現代四本大辭典編輯都誤釋「數典忘祖」幾十年了,我們當然也應寬諒臺時執筆者之無知。中國文言文害人,此又是一例!(注二)

「中臺血統混合論」專家王永慶?
臺時第三段,特別引用其所敬拜「經營之神」王永慶之語,反駁某報社主筆所提「臺灣人是漢人與原住民的混血種」之不當。此种混血種論臺灣學者專家幾十年來已經用歷史事實肯定,近年也由DNA分析的科學之證實。王永慶是一位不折不扣,如假包換,「商人無祖國」之最佳紅頂商人代表,他對臺灣人種學懂個屁!尚敢妄言出醜。可見有大財者,正如有大權者,有如官大學問大,常自認為大學問家!臺時社論特意搬出王氏神主牌,可見他們不過是一批王氏之馬屁精而已。這樣之指責他們,套用上述引言,「完全沒有冤枉的」!

「去中國化」不等于「連根拔起」
臺時社論第四、五、六段裏,故意把修改五千個不當用詞,說成排斥「一切中國文化」,這種語調與四年前吳京用「連根拔起」是一樣自欺欺人,荒唐無籍!

其實,只有很少數臺灣人主張廢除漢字、漢語,更少人說不要吃中國菜。對比全世界各種古今文化,漢族華夏文化也有許多優越之処。不承認這樣明顯事實的人,只能説是「被政治盲目」的臺灣人,可以確定,這樣之政治盲人爲數不多。

我們不用「去中國化」,而代之「以臺灣爲主」。最重要涵意其實十分簡單明晰,就是「讓現在台2300万人民,不分血緣、種族、祖譜,或來自何方何時,都能夠自由選擇自己喜愛之社會及文化,建立民主自主的國家政府」,如是而已。

只因臺灣海峽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60年來一直維持一黨專制政体,而與臺灣的自由民主意識互相抵制,故自然而然地,造成一邊一國的現狀。自2000年,寧靜和平政黨輪換以來,臺灣人的自主意識逐年增強,最近民調顯示已有七成人民自認是臺灣人,反而不到三成人民自認是中國人。所以三分之二絕大多數臺灣居民贊成以臺灣之名參與聯合國組織,達成正常化臺灣獨立自主國家的目標。而國民黨為2008年總統之選舉,也跟同虛僞作假返聯公投。

「去中國化」「去蕪存菁」之怪例
臺時社論第七段談臺灣「去中國化」應「去蕪存菁」,並且特別舉兩則中國應去的實例,其一是「文化大革命」,其二是「中共一黨專政」。臺時所給的理由是此兩項使「中國教育停頓,人民變得懶散,喪失勤奮的個性」及「造成社會與全民喪失公義,人民失去樂觀、進取的個性」。

毫無疑義,上兩項是最令臺灣人民反感、痛恨中共的過去歷史及政治現狀。但是這兩項如何是臺灣「去中國化」的選項呢?「文化大革命」是中共的暴政,是一個已造成的政治悲劇,如何可去除呢?「中共一黨專政」是當前中共的政體,中共會容許臺灣說「去」就「去」嗎?什麽是中國的「蕪」(雜草),什麽是中國的「菁」(蔬菜),要根據什麽原則來選定呢?台時應有所交待,說清楚,講明白,不然以文言文「去蕪存菁」,或換成白話文「留好的,丟掉不好」的原則,只不過空口説白話而已!說與不說沒有差別!連小學生都知道!

什麽是「中國人」?
臺時社論裏,用了許多次「中國人」一詞,而沒有下個定義,在此簡略質問之。本人認爲「有純種北京狗,而沒有純種中國人」。這怎麽說呢?
世界上現在幾百种有「名」的種狗,都是由古代原始的野狼,經人類近萬年的飼養、選種、配種而造成的。「北京犬」,「北京狗」或稱「獅子狗」也沒有例外。据查,北京狗是在中國北京皇室,經幾百年的飼養選種,同類近親交配,其DNA在遺傳上已相當定型,故一代又一代的北京狗,現在看起來像長毛小獅子。據説1800年,八國聯軍侵入北京皇城,慈禧太后遠走熱河避難,臨行匆匆,無意中留下五隻北京狗,被英軍帶回英國。用這五隻原種狗,經過細心的繁殖、推廣,產出現在全球所見成千上萬隻北京狗。所以現在人們常稱「純種北京狗」是相當正確的説法。

然而,散居在亞洲東南部大片土地上,數以百計的大小民族,幾經戰亂,人口遷徙,各地各族通婚,血統上是極爲混雜的。至今,就人的面相、體形、身高等外在表徵,尚可見到千百樣的差異。這種混血族類的全體統稱為「中國人」。故就遺傳學之動物形成過程而言,現代「北京狗」與現代「中國人」是背道而馳的。故「有純種北京狗,沒有純種中國人」。同理,現在臺灣也沒有「純種臺灣人」。

幾年前,國民黨前主席連戰,在訪美國時,公開傲稱自己是「Pure Chinese」(純中國人),可視爲其最無知、無恥的政治宣言吧!連戰祖父連雅堂往還臺灣與中國之間,日據時期媚日。連戰的父親連震東投靠大陸的蔣家政權。連戰自己這幾年媚共,申言「聯共制台」。連戰的寶貝兒子連勝文親共活動屢見報導。他們一家四代都不是「純臺灣人」,也不是「純中國人」,若稱爲「北京走狗」新品種,還蠻合適的!

由上觀之,現在「中國人」與「臺灣人」兩名詞最重要的區別,在於當事者對「中國」與「臺灣」兩個國家的認同而已。自願認同臺灣國的所有人,都是「臺灣人」,而自願認同中國的所有人,都是「中國人」。祖籍、血緣、DNA,或不同文化習俗偏愛等等因子,都是不相干、無關緊要的事!

總結本文,我們最好不再使用「去中國化」負面含混的名詞,而改用較正面肯定的「以臺灣爲主」或類似名詞,以避免無謂、無益口舌紛爭。不要用「去蕪存菁」看似尊嚴,其實空洞無物之文言句。要責駡他人的政見,不如單刀直入,講明白,說清楚,不要推出二千五百年前古文言「數典忘祖」,胡亂責駡臺獨人士。不然,駡人反而駡到自己,得不償失,空閙笑語!

其實駡人或勸人的白話文成語,清楚又明白,已經夠多了,還拾古人的牙慧幹什麽呢!好寫現代詩的余光中老學究,你說對不對呀?

(注一)《鄭和研究與活動簡訊,二十四冊合訂本(上、下冊)》,第十六期2003年,12月31日。第十四篇。蘇明陽文

(注二)拙文《余光中與李斯的中國情》,臺灣日報,(2007-7-11及12)

(作者:蘇明陽,退休海洋學家,現居加州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