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協強」與「抑強」是非之別

 

 蘇明陽(2007-10-31)

 

中國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在10月27日,引述作家朱天心的兩句話「年深外境猶吾境,日久他鄉即故鄉」,強調其祖母及父親馬鶴凌都葬在臺北市,故自家確實認同臺灣為故鄉了。

對馬英九的僞裝本土化之新申言,陳水扁總統次日批評;馬鶴凌骨灰罐上寫著「反獨漸統,振興中國,邁向一統」等語,連「臺灣」都沒提到。馬英九這幾年雖不停地倡言臺灣是其故鄉,年初也出版了《原鄉精神》一書,但馬英九的心中仍明顯地深懷著中國鄉情,期望著「終極統一」。

臺灣日報記者沈繼昌29日報導,附有一幀馬鶴凌骨灰罐的照片。此照片顯示,罐正中央有其遺照,其上方有國民黨黨徽,其右書「化獨漸統,全面復興中國」,其左書「協強扶弱,一起邁向大同」。有關於馬英九、蕭萬長及陳水扁等人,對此事的對答是非對錯,兩位名政論家-陳茂雄教授(“認同中國、殖民臺灣”,臺灣日報,10-29)及林保華先生(“馬英九的虛僞鄉情”,南方快報,10-30)之兩文,已經分析得相當詳細、明白,在此不再贅述。

除了陳、林兩文,在報章、網路上尚可見到不少轉載、轉述之評文,並也都記錄了馬氏的四句墓誌。深覺奇怪的是,所有上述報導或評述,對「協強扶弱」一句都沒有任何質疑。此句的可能詞源、含義及合理性,是本文所要討論的要點。

「抑強扶弱」是句習用的成語,一般辭典都列有此句。然而「協強扶弱」卻是從來不見經傳。本人學淺,怎麽查都查不到。「抑強扶弱」就是「壓制強暴、扶助弱小」,也是古今中外都讚許之「大是」。雖「協強扶弱」的「扶弱」可解為「扶助弱小」,但「協強」意謂什麽呢?

爲了猜測馬氏的可能旨義,我們先需簡要説明「仰強扶弱」的詞源。此句之原文是「抑疆扶弱」,在漢語古文中「強」通「疆」,故後來改寫為「仰強扶弱」。其最早來源可能是班固所著《漢書》(第23卷),刑法志第三,引如下:

“自建武、永平,民亦新免兵革之禍,人有樂生之慮,與高、惠之間同,而政在抑疆扶弱,朝無威福之臣,邑無豪桀之俠”。

上引中之建武及永平指東漢(後漢)的光武帝及明帝。高、惠是指西漢(前漢)的漢高祖及惠帝。此段之大意是在前漢及後漢的四個皇帝統治年間,沒有大戰事,人民生活安樂。因政治上壓制強暴,扶助弱小,故朝廷上無奸威弄臣,社會上也少強橫地痞,所以可説是天下大同時期。

另外,尚有一些可資參考之歷史上文獻〔引自漢語大詞典〕如下:

  1. 袁康《越絕書•外傳本事》:“勾踐之時,天子微弱,諸侯皆叛,於是勾踐抑疆扶弱,絕惡反之於善。”
  2. 《三國志•魏志•王修傳》:“為治,抑疆扶弱,明賞罰,百姓稱之。”
  3. 明、劉基《優懷》詩:“抑強扶弱須天討,可惜無人借箸籌。”
  4. 明、陶成章《浙案紀略》上卷第三章第一節:“其族姪嘉益,秉心強直,最喜抑強扶弱。

        由上列五條引文,可見「抑強扶弱」過去歷史上用意,與現代之習用者,完全相同。

特別是《漢書•刑法志》之引文,可為「抑強扶弱,一起邁向大同」做腳註。但是馬氏爲何要改寫「抑強」為「協強」呢?「抑」與「協」兩字義相去甚遠,幾乎可説是正反兩義。

據《漢語大詞典》註解,「協」字的前十義分別為(1)合作,(2)悅服,(3)調和,(4)態度溫和,(5)符合,(6)匯合,(7)合併;(8)聯合,(9)協助,(10)清末新軍編制單位。而最後第十一義為,引如下:

  1. 通「挾」。懷藏。
  2. 《後漢書•黨錮傳序》:“自武帝以後,崇尚儒學,懷經協術,所在霧會。”
  3. 南朝、宋、謝靈運《酬從弟惠連》詩:“務協華京想,詎存空谷期。
  4. 南朝、梁、陸倕《石闕銘》:“協彼離心,抗玆同德。

        由上所言,「協」字前九義與現代一般用法十分相近。但最後一義「懷藏」卻不是一般人(包括本人)所熟知的。馬氏之「協強」意謂「聯合、協助強者」或「心懷強者」呢?或是上兩者之合併呢?再者,馬氏所謂「強」勢是指什麽樣的人群呢?

細思馬氏骨灰罐上之四句,參考陳茂雄、林保華兩篇評析,並回顧馬氏父子倆人多年來政治經歷及言行,本人大膽地猜測,馬氏之「強」勢是暗指「中國」,而「弱」勢是暗指「臺灣」。因不好明説明講,而改用「強、弱」兩字為隱語代之。再説明白些,「協強扶弱」是「漸統化獨」之另一種説法。相應地,「一起邁向大同」也是「全面振興中國」的另一種表現而已。

説穿了,國民党工馬鶴凌的「生前政治理念」(馬英九之語),其實與其愛子前國民党主席馬英九的「終極統一」理念,一脈相傳,沒有兩樣。所差的是,小馬「青出於藍、而青於藍」,比老馬多學會「不沾鍋」、「虛情假意」等政治僞裝術。膽敢厚顔強說:「愛臺灣」、「臺灣是故鄉」等等心口不一、討臺灣人心喜的謊言。臺灣人啊!已經做了國民黨獨裁專政、洗腦教育下的傻瓜幾十年了,醒醒吧!千萬不能再被馬英九、蕭萬長、郝龍斌、連戰及其黨徒們,出賣臺灣給中共的甜言蜜語所矇騙!

 

(作者:蘇明陽,洛城退休海洋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