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百無一用是書生」 現代版

 

 蘇明陽 (2008-1-28)

南鄉子夜訪蘇子,見其後院紅光沖天,不知何故。趕緊入内,發現蘇子傍大火爐而立,全神灌注其上一只烏黑鐵壺。

南鄉子:「您幹什麽著?不怕大火熱死四周的花草、果樹嗎?」

蘇子:「我正在煉丹,不要吵鬧!」

「煉什麽丹?」  「長眠不醒丹。」

「您不想活了?在洛城市內開爐煉丹,正如私製海落英,是犯死罪、要砍頭的。」

「管不了那麽多了!今日再發現自己舞文弄墨,冒犯家鄉一位頂級大人物,李遠哲前院長。(注一)做一個現代知識分子(古稱書生),不説話不行,但多說多錯,進退兩難,真想不開,故煉「長眠不醒丹」,吃了成仙去,乾脆些!」

「你就是這個牛脾氣!到山上我家百寳葯庫去取一兩顆就得了,還自己動手動腳!何況李院長榮獲諾貝爾化學獎,當然屬「火」。而您只知「逐風破浪」海洋學小道,必是屬「水」。〝水火不相容〞之名言,忘了嗎?」

「今春將滿七十,牛脾氣尚健在,健忘症卻日深,什麽名言佳句都記不得了!不知哪個老糊塗,竟還敢說:“人生七十才開始”!」
南鄉子:「言歸正傳,爲什麽突然想起李前院長了?」

蘇子:「難道您沒有讀這幾天的大新聞?」

南鄉子:「不瞞您說,那日在山上與您暢飲千杯,確是痛快。但不勝西洋酒(非中國水酒也)酒力,連睡了四天,才被太太叫醒的:煩您轉告一二。」
蘇子遂引述報章所言:「李遠哲對謝長廷參選總統,深表期待」,「馬英九在八年臺北市長任内,毫無能力解決問題」,「質疑馬英九難於應對人類社會的複雜面」,「他期待聼聼兩位總統候選人的辯論」,「他否定對政事保持中立態度,最反對讀書人被評爲“百無一用是書生”」,「知識分子應關心社會,憑良心做事」,等等。(注二)

南鄉子:「他再說了些什麼?」
蘇子續述:「他指出一月國民党立委選舉大勝,若三月總統選舉馬英九再勝,將陷臺灣民主政治於嚴重失衡狀態。」,「他認為己有十多年民主政治經驗的台灣選民,會發揮平衡感,而出現鐘擺效應。」,「他希望智識份子要為民眾領頭帶路。」,「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等等。

南鄉子:「原來如此!他說得很好、很對,不愧為現代大書生!」 「聽説謝長廷近一百天,一直要求馬英九兩人做公開辯論,但馬英九卻找藉口拒絕了。看來李院長期望的謝馬辯論,可能無望了。」

蘇子:「當然!馬英九懼怕與謝長廷同在台上辯論,其幕僚、智囊不能立於其旁,暗遞給他回應白卡,到時恐隨口亂言,或連說「敬請指教」、「我看了報才知到」百十遍等等,馬腳暴露,馬尾無處掩藏,出醜露餡,下不了台!」

南鄉子:「記得一年前,你心血來潮,寫那篇李院長給陳總統公開信的分析,你對李院長評得太過火了!」(注一)

蘇子:「知罪。李院長在這一年中,對阿扁態度的確緩和許多了。不再要阿扁〝慎重考慮去留問題〞,現只說〝阿扁有缺點,不是理想總統。〞」
南鄉子:「誰無缺點!那一個是完人!李院長自詡是理想的中央研究院長嗎?無論如何,在此民進黨選情最低潮時,他能認清臺灣民主政治正處急迫危機之中,不惜一切,勇敢地在日本媒体專訪中,公開明確的挺謝貶馬。真可為台灣書生的表率!他以前小過錯,可以一筆勾銷!」
蘇子:「完全贊同!目前臺灣人應該全心全力幫助謝蘇當選正副總統,這是最重要的事,其他一切是非,等三月選完後,再談不遲!我不想吃什金丹,暫時也不想求道成仙了!」

忽然靈光一現,蘇子:「好太太,把冰箱裏醃好的牛排拿出來,利用此堆熊熊旺火,現烤好下酒!」

蘇太太:「看看您們這兩個退休書生,不是品頭論足,笑罵天下政客、教棍、奸商,就是想吃,想喝!真是〝百無一用是書生〞!」

蘇子心頭一震,太太變得太厲害了。剛聽到李院長的引言,馬上就學會應用,反過來責駡老公!以後在家説話可要小心些!

李太太(南鄉子夫人):「您罵得對!南鄉在家,什麽事都要靠我。我一時不再家,他就手足無措。他只會動口、動筆,其他事不管、不問!看來,所有退休書生老爺子,都是一模一樣!」

南鄉夫婦午夜離開後,蘇子回到書房查《漢語大辭典》,方知「百無一用是書生」語出清朝名詩人黃景仁<雜感>詩:「十有九人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意猶未盡,上Google網站再尋得黃氏全詩,錄如下:

 

雜感

仙佛茫茫兩未成,祇知獨夜不平鳴。
風蓬飄盡悲歌氣,泥水沾來薄倖名。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
莫因詩卷愁成讖,春鳥秋蟲自作聲。


上詩前四句,恰好描出南鄉子與蘇子近年心懷。古今英雄所見略同!

李遠哲前院長、李登輝前總統、彭明敏教授及許多熱愛臺灣的學者、教授們,絕對不是「百無一用」的書生。反觀連戰、宋楚瑜、馬英九三人,雖然也都得美國名大學博士學位,有「現代書生」之名,但他們不斷地媚共賣台,不知羞恥為何物,都妄圖盜取台灣總統寶位。故對獨立自主台灣的民主政治而言,他們三個書生敗類無疑是「百害無用惡書生」最佳例子!

(注一)蘇明陽兩文:“李遠哲前院長公開信的分析”(臺灣日報,2006-11-23,24,25)及“兩位「受委屈」的「臺灣罪人」(臺灣日報,2006-12-15)
(注二)〈新臺灣新聞周刊〉618期,2008-1-24,李遠哲為封面人物,並有老包及高天生等文。

 

作者:蘇明陽(退休海洋學教授)
南鄉泰(退休UCLA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