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戲說「謝馬總統辯論」

 

 蘇明陽(2008-2-08)

響應星雲號召,家弟草山客幫英九安排了十個工作面試(註一)。擔心面試結果,蘇子打了電話到臺北。

「老弟,英九面試成敗如何?」

「不要再提了!那個不說謊話不能過日子的,真是要命!那些工作件件都是他二、三十年來的親歷,但在面試時,件件否認,怪說是謝營媒體造謠。他堅持「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此「一」信念就是想當臺灣總統,別的工作全都不要!當然每個面試,不歡而散!場場落第!」

「看來星雲對臺灣總統之大睹,連著三次,都壓錯了寶,又要空喜一場了。他四月初去美西或北京朝拜,可能再不返台了!老弟,英九下一着棋是什麽?」

草山客:「馬營想請我安排一場馬謝辯論會。」

「老馬不是十分懼怕與老謝上擂台嗎?」

「這只是個練習會而己」

「什麽練習會,請告其詳。」

「馬營有個為馬英九而設的「國務家教班」(註二),近日發現了信懷南先生《坐看雲起時》專欄一文“如果我是馬英九” (2008-1-27)。馬英九讀了此文,一夜興奮得睡不着覺。心想如能像信先生能言善道,鬼主意、點子又多,包裝得又巧妙,何懼與老謝公開辯論!次晨,馬夫人告知「國教班」主任台大政治系高朗教授,請與信先生溝通。長話短説,高教授要找你商討。」

「奇了,我只記得馬營那個胡言亂語的楊渡,創什麽「臺灣史七波論」(註三)。不認得高朗教授,他找我干什麽?」

「去年你評楊渡與馬英九不通西洋航海史,還敢為文獻醜。另外三番四次又爆料英九的無知無能,虛假作爲。更花了兩個月時間,在海外募捐,購了兩千多冊《看破馬英九》書,免費贈送給臺灣年輕學子。(註四)」

「你說的這些沒錯,但與高教授何干?」

請耐心一點,讓我說完!最近你在臺灣日報一連四篇對話式評論,馬營「國教班」群英對您的辯才也領教了。他們覺得你有能耐與信先生來場實習辯論。由老信代表老馬,由你代表老謝,馬白臉在台下當見習生,「國教會」群英當聼眾。這樣現場練習,比一年來英九填鴨式的硬塞,效果可能會好多了!」

蘇子退休書生,在洛城每週固定打兩次小白球。「我才沒有閑功夫返台,幫助中國黨噁心的勾當!何況,他們一定會利用黨產臭錢,訂長榮頭等艙,臺北七星級大酒樓來貶賄我。本人才不會笨到自毀清白!」

草山客:「當然知道老兄牛脾氣,早就回絕此議。但他們過後再提了B案,提議「不動口,只動手」辯法。」
「請道其詳。」

「“如果我是馬英九”文已經見報。那篇文分爲九段,各段有一主題。高教授希望你就每一小段來給回覆。你與信先生之兩文合併,就像一場「筆上對談」辯論。另找小弟在台替你上台念詞。你認爲此法可行?是否答應?」

蘇子想了一陣,覺得信先生多年名筆,自己不過剛下江湖,不知兩人是否旗鼓相當。老信這篇文明顯是為老馬做狗頭軍師,而自己對老謝的「幸福經濟」、「臺灣維新」,「体操哲學」,「逆中求勝」等政見也只略有所聞,不敢貿然往自己臉上貼金,代表綠營候選人做辯論。最後覺得若不接受此挑戰,自己丟臉事小,將被藍營聯合報、世界日報等誤報炒作為「馬英九辯贏了謝長廷!」,那就事大了!心一橫,對家弟說:「煩你接下戰帖!明日就把九項回覆,電寄給你。」

兩天後,這場千古末聞的練習辯論會就在馬營「國教班」大教室内舉行。全體教授與智囊應邀參加。吳龜伯主席也特別趕來旁聽。


草山客事後,寄給蘇子一份現場實錄如下:

辯論者:信懷南代表馬英九
蘇子代表謝長廷 ( 草山客在台代言)
規則:信先發言:依據“如果我是馬英九”一文
草山客後發言:依據〝蘇子之筆覆〞
每人一次發言限三分鐘。

信:「我馬上叫人在全省各縣市的競選總部外面掛個文宣大看板。上面倒數計時,提醒臺灣老百姓現在離阿扁下台還有幾天。文宣設計是張支票,上款是臺灣老百姓,中間寫「我答應您明天會更好」,然後是親筆簽名。背景是黨徽作旭日東升狀。」

蘇:「2008年總統大選,是你我馬謝的事,怎麽你老搞錯把阿扁做為對象,發什麽神經!何況阿扁尚有四個月任期,你空頭大支票上說「我答應你明天會更好」。此後四個月,如台灣一天比一天好,這政績要算在阿扁或你的身上?」

信:「我心裏有數,在未來兩個月,如果我言行不犯大錯,謝長廷不可能贏我。就算現在謝長廷和陳水扁完全切割,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要泛藍不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而得意忘形,泛綠想在三個月内從崩盤到翻盤是不可能的。我的策略仍然繼續以阿扁和民進黨為主要對手,將謝長廷邊緣化。強調政治清廉,經濟繁榮,和社會和諧的競選主軸。挑戰民進黨執政八年的成績單,讓數字替我講話。」

蘇:「你終于明說以阿扁為主要對手,邊緣化本人。你不怕本人也如法炮製,以老蕭為惟一對手,而把你推進馬廊吃草去嗎?

您說若不再犯錯,你就會贏我,但過去一年中,一錯再錯。誰敢擔保你明日不再信口胡言。本人可以建議,今後你只要說「謝謝指教」,「我的發言人已說了」,「我看報才知道的」等標準答話,就可萬無一失了!老馬,我真的向來「把你當人看!」,也想「教育你!」

至於強調「政治清廉,經濟繁榮,社會和諧」等,中外政客之老生常談,聽都聽厭了!誰不知綉花枕頭套,中看不中用。
你當八年臺北市長,我也當了八年高雄市長,哪個不說老謝比老馬幹得好!爲什麽你不敢把此臺灣《雙城記》向民眾宣揚呢?阿扁再爛,與本人何干?」

信:「國民黨在大陸敗給了共產黨,在臺灣敗給了民進黨。以及民進黨執政才八年,又把政權還給了國民黨,原因都是一樣的:我們輸不是對方棒,我們贏也不是自己棒。國民黨是否能不重蹈權力讓人腐化的覆轍,我的領導能力是關鍵。」

蘇:「你說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再國民黨等等,輸贏都是假,只有你自己的領導能力才是未來的關鍵,好大的口氣!誰說你沒有魄力?你連老蔣、小蔣、老李、老毛、老鄧、老江、老胡等,八十年來内鬥都視如塵土,真是有種!最近是否每日吃幾顆中國東北長白山的大虎膽?花費了多少黨產?」

信:「我會用兩張5 X 7卡片,把我認爲什麽是「重要 」和什麽是「緊急」的事分別寫下來。在就職演講中,我會把什麽是既重要又緊急的事說清楚,講明白。讓全國老百姓都知道我執政的優先次序和方向。目標不要貪多,五到八項就夠了,都是在四年内能立竿見影的事。新官上任有半年的蜜月期,半年内我要樹立一些讓人耳目一新的新作風。」

蘇:「想學美國老戲子雷根總統榜樣,用3 X 5卡片,寫著冪僚所編講稿及答詞,很好。你改用更大張5 X 7卡片,真聰明,可以多寫虛假謊言,比信口開河強多了!

本人家貧,打鐵街出身,小時連買3 X 5卡片零用錢也沒有,故練就博聞強記習性,所有「重要」與「緊急」事務,牢記在心,有條不紊,出口成章,相當辛苦。國民黨家大、業大,若可送我一曡5 X 7卡片,我可少挖苦你們一聲。

蜜月一般30天都不到,而你會有半年之久,可真不簡單。但政治蜜月及新婚蜜月有所不同。在3月22日,若你真得好狗運選上了,則國民黨 馬上一黨獨大。本人相信,在5月20日你蜜月尚未開始前,臺灣社會將會大亂。看你連總統洞房門都進不了,臺灣新娘便把你罵得狗血淋頭,你尚有花燭夜的性趣嗎?」

信: 「個人形象是臺灣老百姓把票投給我的主要原因。對我任命的部下,話先講在前頭:要做官就不能發財和閙緋聞。我會告誡他們:如果連老婆、兒女、親戚都管不住,你還能管老百姓嗎?「清廉政府」不是隨便叫叫的口號。」

蘇:「你的小白臉及四條馬腿形象,確是許多臺灣人被你迷惑的主因。但為何忘了大中華文化精髓「清官難斷家務事」名言。包公都無法管他的老婆及兒女。布希總統在國會及三軍將領前,不可一世,但他兩位千金就不賣老爸的帳!雷根也唯老婆Nancy枕邊細語是聼!
但天下事都有例外,聽説老連真有一套,在家常左右開弓,把「臺灣小姐」夫人打得落花流水、天可憐見的!難道你想學連爺「棘手催花」手法,來管理臺灣民衆?又要恢復兩蔣的白色恐怖、專制政策?

你認爲「自動減總統年薪一半八年之久」與「自動將臺北市特別費一半,按月寄給賢妻,也是八年」,哪一位清廉呢?「第一夫人宋美齡返美國時,幾十只皮箱裝滿無價國寶,免檢出関」,與「第一夫人阿扁嫂,據報接受了一兩千萬台幣的禮物」,哪一位夫人清廉呢?至於蔣家與孔、宋兩大親家,幾十年間黨、國、家三不分立,共產家業之歷史,是否你今日見報才知道的!」

信:「有人批評我沒有魄力。非要張牙舞爪,大呼小叫才叫有魄力?我最大的問題是陳文茜說我的:過分自戀,太在乎別人喜歡我。做大事的人不是要爭取人見人愛的人緣獎。做總統的目標是要好人喜歡我,壞人討厭我,敵人尊敬我,朋友疏遠我,弱者依賴我,能者輔助我。如果要做大事,我必須以此為目標。」

蘇:「大呼小叫,張牙舞爪是狂妄,顧鏡自憐是過分自戀。真能區分好壞、敵友、強弱何嘗容易,古今東西方賢者的希望而已。無知、無才、無德的你,何敢奢望!
你對「小妹大」似乎格外傾心,特引她的名言,想來你對她的「以乳房當社交工具」,同是以色相迷衆之形象作法,心有慼慼焉?」

信:「我最大的挑戰是怎麽才能把國民黨的一些舊包袱丟掉。這些舊包袱如果丟不掉的話,我永遠不能大步往前行。我認爲除了中華民國和國民黨這兩塊神祖牌不能丟外,其它的都可以重新定位:中國國民黨沒有「中國」兩個字有什麽關係?只要不換成「臺灣」國民黨就行。爲什麽不能把三民主義吾「黨」所宗改成吾「國」所宗?黨產要快刀斬亂麻處理掉。二二八,白色恐怖,老蔣的功過和我有什麽相干?真相只有一個,還原歷史真相是歷史家和學者的事,不是政黨的事。斷了利用省籍情結來騙選票者的根(yes, pun intended),不能讓這些人老把二二八和省籍情結當大力丸來用吧!」

蘇:「你真有點小聰明,知道需要丟掉那些陳腐臭爛國民黨舊包袱,馬腳才能跑得快。以前連宋何嘗不知此理,但只說說,丟了幾件包袱?你說有兩件絕不可丟得神祖牌,其實是最最沒用的!老蔣在1949年就明説:「中華民國已在今日亡國了!」。而與老共連戰連敗的「國民黨」,早該換個神祖,或可換個好一點的「黨運」。

不久前,你不是說:「中國國青黨員如能產生一個像胡錦濤就好了!」。老胡是國民黨員嗎?如你所期望,把「國民黨」改名為「共產黨」,不就得了嗎?

五、六十年住在臺灣,吃臺灣米,生兒育女,連孫兒女都有了,尚不認此土為家鄉。老念著人事全非的中國老鄉,而又不敢、不欲返鄉去。本人真難理解你們這樣口是心非的中國人。

你該去讀林保華先生近著《一個中國人的臺灣情》(2008,久晨文化)。看看林先生如何由一個成長於中國的共產黨史教員,歷經十餘年香港生活,再移居美國多年,最後選擇來臺灣定居,並在不久前入台藉的感人心路歷程!可嘆得是,你們就是不讀好書,專要去相信聯合報、中國時報,世界日報等荒謬社論,或《李敖有話說》狗尿屁話。

你十年來是出了名「不沾鍋」,終有最好的自已證言:「二二八,白色恐怖,老蔣功過,與我馬英九何干?」。你說說,什麽才與你相干?二二八及白色恐怖都是倒霉臺灣人自招的嗎?沒有老蔣盜取日產,化為黨產;你八年到美國波士頓哈佛大學,所享用中山獎學金,從何而來?

你竟敢用「斷根」、「大力丸」等性名詞,來解讀及解決二二八事件,省籍情結問題,是否想模仿李敖在2000參選總統的政見:「勃起臺灣,挺進大陸,威而剛世界」?本人希望此次的競選,你我要比比那個上面頭大,而不是比下面那個長!

處理黨產何需用快刀斬亂麻,只要把所有黨產金庫大門洞開, 讓全臺灣人民排隊進入,每人各取一根五兩黃金,取完爲止,乾淨利落,皆大歡喜。動不動就想用快刀斬亂麻處理問題,是中國四千年文化「大刀砍頭」的遺毒!臺灣人千萬學不得!」

信:「臺灣本來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名叫臺灣(中華民國)或是中華民國(臺灣)可由老百姓決定。在平等的政治個體(equal political entities)平臺上和大陸談雙贏的友善合併(friendly merge)不是賣台。捍衛臺灣的民主、自由和繁榮,堅決反對惡意併吞(hostile takeover)也不是反中。」
蘇:「你用〝本來〞兩字,可見你又受了中國文化另一遺毒。〝本來〞是指一百万年前,五千年前,或一百年前?臺灣成爲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可以1996年全民自由投票選舉臺灣總統爲始。若此,則只有十二年而已。

至於國名,用臺灣,臺灣共和國,臺灣民主國皆可。但絕對不能用「中華民國」。因中華民國於1911年建立于中國,當時臺灣尚是日本屬地,非中國之一部分。何況「中華民國」國亡名存而已。以亡國之名為臺灣新國名,再荒唐不過了!國民黨所有領導者,都是如此混蛋加三級嗎?
你自以爲聰明的「反中」説法,老胡絕不會贊同,而「賣台」説法,也不會被臺灣人接受。你自已搞得兩面不是人,就是過分自戀,顧鏡自憐,鏡裏、鏡外兩人互欺而已。」

信:「邱吉爾當選首相時曾說過一句話。他說:「我的一生都是在為這刻做準備,這也是我的寫照。將來有一天,希望歷史會這樣記得我:
『八年的綠色噩夢由我結束,臺灣經濟力和競爭力重振是由我開始,和大陸的關係是因我而完善,臺灣人民明天會更好的信心因我而建立。我以臺灣福祉爲重,用人唯才,政治清明,沒有重犯從前國民黨和民進黨執政的錯誤。』」

蘇:「誰將榮獲2008年台灣總統寶座,尚未可知。而您就急着為千秋萬世英名,自書三行無限輝煌的墓誌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註五)本人甘拜下風!目前本人所擔心的事,只是如何盡一點薄力,為臺灣人民效勞。不再受你們這些無知、無能、無恥、無膽的國賊,繼續張牙舞爪!」

這場練習辯論,就此功德完滿。台下馬白臉見習生,面色發青,見信懷南與蘇子兩人引經據典,雄辯滔滔的氣勢,聼得目瞪口呆,緊張得臭汗直流,差一點尿了褲子!

原希望有老信“如果我是馬英九”妙文,想必可把蘇子逼得啞口無言。結果是兩人針鋒相對、刀光劍影、鮮血四濺、毫不留情,一點都不像「牛刀小試」,而是「大刀闊斧」,英九不但學不到一點好處,反而嚇得破了膽!

「國務家教班」教授們,深悔一時瞎了眼,小看了海外退休老書生,更恨自己這個學生真「孺子不可教」也!

坐在身邊的吳龜伯,想要安慰小馬,幫他打打氣,不想小馬正氣急敗壞,六親不認,四腿亂踢,怒駡:〝你就知道往中國去朝拜老胡,台灣黨務全都不管,你們都是酒囊飯桶,沒有一個人可以給我出個好主意。現被一位海外無名小子當面恥辱,我的自戀形象要擺到那間毛廁才好呢!〞

當夜,草山客來電:「李院長秘書說,李先生在晚報上讀了此辯論會實錄,很過癮,不再望眼欲穿了。期望你不辭辛勞,再接再厲,多編有益臺灣的英九鬧劇。」

蘇子:「看<鉄齒銅牙紀曉嵐>電視劇,當然比讀紀氏《四庫全書》書目評文有趣多了。可憐紀氏一代文史奇才,一生只敢寫一本《閲微草堂筆記》神怪小説集,心怕成為清朝文字獄刀下鬼。亂世文人,可真是不值一文!」
---------------------------------------------------------------------------------------------

(註一) 蘇明陽〝星雲號召幫英九找工作〞,台灣日報 (2008-2-3)
(註ニ) 南方快報〝馬英九逃避辯論的主因:滿腦袋漿糊〞(2008-1-25)
(註三) 馬英九《原鄉精神》, 楊渡的導論 (2007)
(註四) 蘇明陽〝海外返台助選良法 -- 一人投兩票〞台灣日報 (2007-12-14)
(註五) 蘇明陽〝協強與仰強是非之別〞台灣日報 (2007-11-2)


 

(  作者:蘇明陽 ---   洛城退休海洋學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