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協強扶弱」馬沾鍋的骨灰

 

蘇明陽 ( 2008-2-28)

在2月24日,謝長廷與馬英九頭一次總統競選辯論會上,馬英九說了一句新「名言」:“燒成為灰都是臺灣人” 多麽生動、感人、有力的詞句!但是我們要嚴肅地質問,此為「真誠」或「虛假」的自白?這就是本文所要探討的主題。

據洛城臺灣時報,“我是誰 ?”文 (2008-2-25),下引:

“ 國家認同成爲謝馬首場辯論的焦點,面對公民代表詢問「我是誰?」的問題時,馬英九表示,他要孩子認同這塊土地,他是臺灣人,國籍是中華民國國民,他也這樣教育子女,告訴他的子女,他雖然不在臺灣出生,但是百年之後會葬在臺灣,燒成為灰都是臺灣人。〞

〝 馬英九還特別用台語表示,他是臺灣人,是中華民國的國民。接著馬英九才轉換成國語說,未來要做一個「正臺灣人」,就是正港、正直的臺灣人,做一個正派正直的臺灣人。”

“ 馬英九強調,臺灣是他的故鄉,他的阿嬤等許多長輩都把臺灣作爲埋骨的地方,臺灣就是他的故鄉,未來他要以臺灣爲主,對人民有利,把臺灣打造成爲樂土,必須維持台海和平。他強調,他的大陸政策就是不統不獨不武,在他的總統任内不會跟大陸談判國家統一的問題。”

對於這樣的政治申言自白,先讓我們讀讀金恆緯去年的評論文“《正常國家決議文》痛擊「馬統」”(2007-8-4)的一段:
“在「純粹中國人」連戰領軍下,中國國民黨連戰連敗,馬英九痛定思痛,知道「外來」不敵「本土」,知道「中國」難抗「臺灣」,於是搞起「本土化」的化妝術,大玩「本土論述」,從大清帝國的劉銘傳到被國民黨槍斃的臺灣人李友邦全拉出來當戲碼,蔣渭水更不必說了,好像真的是許信良般「生生世世為國民黨人」。這種「去脈絡話」的「古爲今用」,完全是低劣的史學詐術,並不高明。”

“更且,「外來政權」究竟是「中國貨」,馬英九刻意的操作下,一句「連結臺灣」全破了功。馬英九要「連結」臺灣到哪裏?無視臺灣為主體才可能「被連結」,馬英九新出的《原鄉精神》就是答案,亦即把臺灣連結到「原鄉」中國,只是「終極統一」的魔術而已。”

此文列于金先生近著《解搆「他,馬的」》(2008年,永晨文化出版)。此書對馬英九政治生涯有極其深入、透徹的評析,非常值得讀者馬上去購買來細讀。

馬英九自許百年之後,他要「葬在臺灣,燒成為灰都是臺灣人」。這句話使本人聯想到,去年阿扁總統引馬英九先父骨灰罐上四句銘言所引發的一些爭議。本人亦在臺灣日報發表了一篇拙文“「協強」與「抑強」是非之別”(2007-11-2)。現引此文之三小段如下:

“臺灣日報記者沈繼昌29日報導,附有一貞馬鶴淩骨灰罐的照片。此照片顯示,罐正中央有其遺照,其上方有國民黨黨徽,其右書「化獨漸統,全面復興中國」,其左書「協強扶弱,以其邁向大同」。”

“細思馬氏骨灰罐上之四句,參考陳茂雄、林保華兩篇評析,並回顧馬氏父子倆人多年來政治經歷及言行,本人大膽地猜測,馬氏之「強」勢是暗指「中國」,而「弱」勢是暗指「臺灣」。因不好明説明講,而改用「強、弱」兩字為隱語代之。再説明白些,「協強扶弱」是「漸統化獨」之另一種説法。相應地,「一起邁向大同」也是「全面振興中國」的另一種表現而已。”

“説穿了,國民黨工馬鶴淩的「生前政治理念」(馬英九之語),其實與其愛子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的「終極統一」理念,一脈相傳,沒有兩樣。所差的是,小馬「青出於藍、而青于藍」,比老馬多學會「不沾鍋」、「虛情假意」等政治僞裝術。膽敢厚顔強說:「愛臺灣」、「臺灣是故鄉」等等心口不一、討臺灣人心喜的謊言。”

馬英九在辯論中表示,他要孩子認同這塊土地(臺灣),他是臺灣人。但由最近馬氏「綠卡」事件,我們得知馬英九的四個姐妹及馬的大千金馬唯中都已入籍美國了。其二千金馬元中也在美讀書多年,現是否已得綠卡未明。而馬英九夫婦倆人二十多年前領取綠卡至今是否有效問題,也正在偵查中。更由最近報導得悉,馬的大姐馬以南在香港的合夥人之一是現任中國政協委員,而其三姐馬冰如自1998年受己任北京國際學校中文部校長。可見馬氏一家不但己經大半是美國人,也已經偷偷地暗接中共!

從其年輕留學美國時強烈「反共」及「反台獨」,轉變到今日明顯「親中」,「媚中」及「反臺灣獨立」,期望「終極統一」于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等等,馬英九如何能成爲他所申言「正港、正直的臺灣人,做一個正派正直的臺灣人」呢?他怎麼有資格競選台灣總統呢?
他的「三不」兩岸政策「不統、不獨、不武」,簡言之,不過是一個對中國單面投降宣言罷了!其「在他的總統任内,不會跟大陸談判國家統一的問題」,不又是一張競選總統的空頭大支票嗎?誰能相信?

馬氏在競選言論表明,急着要完成兩岸三通,承認中國學歷,全面開放台商西進中國等等,且國民黨權貴們都等不及要跟隨「榮譽黨主席」連戰「聯共制台」,達到國民黨復辟的願望。這些賣台求榮、無恥政客哪會把臺灣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

馬氏關心百年之后葬身何處,對臺灣人而言,實在一點也不重要。就好似兩蔣遺體,已經過幾十年了,尚未入土。最終他們要葬在臺灣,或歸葬中國浙江老鄉,是蔣家後代的家務事,臺灣人也一點不會關懷的。

回顧馬英九一生,始受其先父至大至深得影響及協助,實能很早進入國民黨權貴内圈,終至其先父骨灰罐上,表明「漸統化獨」的理念。那一個愚笨的臺灣人尚會相信馬英九「燒成為灰都是臺灣人」的騙人鬼話呢?
前日,讀了邱垂亮先生「臺灣人民沒路用,去死好了!」文(南方快報,2008-2-25),深有同感,也至為痛心。現引邱文如下:
“ 最近很多臺灣同鄉氣急敗壞,又生氣,又無奈地問:爲什麽科索沃能獨立,臺灣不能?爲什麽國民黨專制統治臺灣50多年,殺了好幾万臺灣人民,貪贜枉法腐敗絕頂,臺灣選民還讓泛藍選上四分之三的國會席次?爲什麽討黨產的公投通不過?投票的選民不到30%?爲什麽攸關臺灣國際主權地位的入聯(返聯)公投,看起來也將很難通過?”
“馬英九滿口愛國主義,當高官卻暗中拿美國綠卡,當部長壓抑臺灣民主發展,當臺北市長一無建樹、弊端連連,身為法律人,首長特別費弊案被起訴,二審被判無罪,卻告檢察官瀆職,硬政治施壓逼迫檢察官下台,口說愛臺灣卻心懷中國,要與中國統一。如是問題人物,爲什麽還能、還要選臺灣總統?並選得風光得意,很多臺灣人民要投他的票,讓他選上?”

邱先生對以上質問,提出了一些解説,請讀者去查閲其文。

本人對此之主要觀感,可以簡單地說:許多現居臺灣民衆(不分本省或外省人),只求「近利」,而不慮「遠憂」,甚至達「醉生夢死」地步,而不自知。

此句責駡人昏沉糊塗,一生如在醉夢中,渾渾噩噩,頽廢過日子的成語,好像最早出現在宋朝:

〈濂洛關閩書 · 程子 · 君子〉:「邪誕妖異之說起,塗生民之耳目,溺天下于污濁。雖高才明智,膠於見聞。醉生夢死,不自覺也。」

另外,宋朝,魏了翁《水調歌頭 · 張太博方送別壁津樓》詞:“客亦莞然而笑,多少醉生夢死,轉首總成埃。”

再有,〈元曲選 · 馬致遠 · 岳陽樓劇二〉:「有人說道:你這等醉生夢死地,那神仙大道,卻怎生得來。」

以及,清朝· 羽衣女士《東歐女豪傑》一回:“你不見現在那些巴結官場的、崇拜黃金的、在溫柔鄉裏醉生夢死的人嗎?”

上引四條宋、元及清三朝千年來,對「醉生夢死」的各式各樣的描述,不正是目前許多臺灣人的寫照嗎?

馬英九「不沾鍋」的虛假形象「溫良恭儉讓」,全是泛藍集團多年刻意塑造出來的成果,以此相當成功地,矇騙許多不甚細想的臺灣民衆。這種政治作假騙術,早在兩千七百多年前,古代希臘歷史神話「特洛伊(Troy)戰爭」中,「木馬屠城記」的故事,已有先例。

話說,希臘軍隊連續十年猛攻特洛伊城不下,有人獻計給希臘統帥,在城外用木材建造一只鉅大雄偉的木馬,暗藏三十餘戰士於其腹内。一日假裝全軍撤退,卻故意遺留下此木馬。城内特洛伊人不察其奸,誤以此為特大號勝利品,歡歡喜喜的拉入城内慶祝。當日半夜,在特洛伊人「醉生夢死」中,希臘戰士破馬腹而下,打開城門,讓希臘軍士順利入城,逐滅特洛伊城。

現在自中國大陸的外來政權「馬白臉」集團,一心圖佔臺灣本土政權,不正是古代希臘「木馬屠城記」的臺灣現代翻版嗎?「醉生夢死」的臺灣人,尚無警覺嗎?

最後,本人將重引上述拙文的結語,再次勤勉臺灣同胞:
“臺灣人啊!已經做了外來國民黨獨裁專政、洗腦教育下的傻瓜幾十年了,醒醒吧!千萬不能再被馬英九、蕭萬長、吳伯雄、連戰、王金平及其黨徒黨孫們,出賣美好的臺灣給中共之甜言蜜語所矇騙!”

在3月22日投票日,懇請所有真正愛臺灣的人民,不管來自何方,何日定居臺灣,一起票選謝長廷為新臺灣總統,並贊成入聯或返聯公投。大聲昭告全世界人士,「臺灣人要自主!台灣人要自由! 台灣人要民主!」,並表達誓死保衛這些普世價值及理念的決心及毅力!

(作者是洛城退休海洋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