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評廖東慶文 “台灣關係法VS.台灣 ! ”

 

蘇明陽 ( 2009-4-30)

 

4 月 17 日臺灣平民政府網站及台灣海外網, 同時登了 " 台灣關係法 VS. 台灣 ! / 廖東慶的作品 ”一文。 這篇文章明顯是對「台灣關係法」三十週年慶以及對「林志昇控美案」兩者的反應。

廖東慶先生好幾年來都自稱是「 北美政治評論家」, 並對本人說己發表千篇以上之評文。 本人曾閱讀過他的一些文章, 但覺得這一篇是最荒唐無藉,胡說八道的謬論。

廖文發表之次日 ( 4 - 18 ) 下午, 本人參與在洛城台灣會館舉行的 「台灣關係法」30 週年研討會。 此會是由台灣研究院 ( 美國) 主辦, 由台灣會館, FAPA 洛杉磯分會, FAPA 柑縣分會以及美洲台灣日報協辦,由台灣研究院董事長林文政先生支持開會。

剛進入會議室, 一眼就見到一位十分愛台的客家老先生 ( 知名不具) , 正厲聲地責備廖東慶先生, 說 〝 你的文章 ( 指上文) 太不像話了 !把在美國的客家人的臉都丟光了 !" 因本人早己認得兩人, 也就趨前參與討論。 對廖說:本人也覺得十分不滿,寫法太不負責了! 他見我們兩老頭兒都很氣憤,覺得有點不妙, 直說請不要生氣,請指出什地方說錯了 !

我正好帶了一份廖文影印本,遂拿給他看,他見到其上我了許多處 X號 及?號,他大為驚奇, 就說他已寫就萬字的稿子,詳解這篇只有兩頁長的短文。我問他此長文何日何處發表。

他答說,在下個月返台做一有關該文演講後,才要發表。我告訴他讀者怎有耐心等那麼久 !再過三、四天我如不見他的長文細解,我將為文公開批評他發表的文章。他大概覺得不妙,說當然會e-mail 給我看。惟一的條件是不能轉給他人看。我答應了。 我們倆交換了e-mail 址. 因他說尚未讀到本人所發表的 「城仲模致美國務卿公開信之解析 」( 登在 台灣e新聞 Taiwan eNew 蘇明陽專欄) , 我答應當晚也 e-mail 給他。

我如約寄給他我的文章; 但至今多日,我沒有收到他任何回音。廖東慶這種言而無信, 虎頭蛇尾的傢伙,能令人看得起嗎?

廖文兩頁, 分為六小段. 前三段論「 台灣關係法」,後三段論「林志昇控美案」。現分別評駁如下。

關於「台灣關係法」部分,廖東慶作了下列申言:

1. 「臺灣關係法」是連接到美國聯邦法的 「台灣制憲」。
2. 「台灣關係法」是根據美國十三州時期的聯邦法制定。
3. 此早期之法與 現行 法不同, 而是更強壯有力。
4. 「台灣關係法」原文版現只存兩份: 一份存於美國白宮 , 另一份存於雷根總統紀念館。
5. 此原文版連美國國會議員都不準看。
6. 此原文版與現行公佈版之差別是 : 前者注明,台灣如受外來威脅時,美國會依法出兵防衛臺灣。
7. " 如果有人說他看過「台灣關係法」原始文件的話,那只有一個可能,他是在說謊。 " (引文)

讀者試想看,廖東慶在美國有什麼政治地位,能比國會議員更有權責,去查查有關美國國會所制定的法案? 他如何能得知這些美國的高度極密資料? 誰告訴他的?依據上列第 7 點, 那個就是「說謊者」。

廖文沒有詳細的解釋分析,上引每一點只能被認為荒唐、無藉的爆料、噱頭而己,比國民黨立委邱毅爆料大王更狂妄 自大!廖自誇是發表過千篇以上評文的「北美政治評論家」, 「廖東慶的作品」是不是要讓人笑掉大牙呢?

在廖文之下半論「林志昇控美案」,他再申言:

1. 臺灣主權掌握在美國國防部的手裡。
2. 美國行政單位是依此法在執行。
3. 如果「林控美案」在聯邦得逞,則台灣人可要求美國放棄對 台之主權,或承認台灣是美國的第51州。
4. 台灣主權不只在國防部(五角大廈)手裡,也受行政單位如白宮、國務院、CIA等的控制, 另外尚關係到其他戰爭法等等的限制,極其複雜。
5.目前,台灣不能保衛自己,政府無能,國會不過半,什麼事都不能做!

讀者請想想,上面這些 「台灣美屬說」推動者,甘心的欲繼讀做六十年前,美國接受日本投降下的殖民地人民。這是不長進的奴才命 ! 正港e台灣人想要永遠寄人籬下 ,不願做主人嗎?

廖東慶何只是丟盡了美國所有客家人的臉, 也丟盡全美國所有台灣人的臉 。這北美政治評論騙子尚要返臺灣去,與在台的「全球李登輝之友總會」之總會長、祕書長、總編輯、財務長等,一群政治騙子合伙行騙,可謂真是無恥到家了!

在台灣會館研討會開始之前,本人與林文政先生略談「林志昇控美案」之荒謬論點。他是太平洋時報社長,對台灣人的政治狀況及心態極為知情 。他告知本人,似乎有許多台灣人相信,應當說是 ‘迷信’ 「林案」成功的可能性。

陳茂雄教授於4月29日在蘋果日報有篇文章 「政治騙子比神棍厲害」,此是台灣人民可悲、可恥、可嘆的真實寫照嗎? 可惜, 對如此嚴重特大政治社會問題,陳教授只相當含混、簡略說說,希望他早日能夠長篇大論,徹底分析,是所至盼。

 

(作者是洛城退休海洋學者)2009-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