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朋友」解析

 

蘇明陽 ( 2009-06-28 )

讀到中央社記者江今葉,臺北6月27日電 : 「李登輝:中台是朋友關係,但要分清彼此」文 ( 本網轉載 ) ,真是嚇了一跳。下引其中二小段如下:

〝 臺灣前總統李登輝今( 群策會2009募款晚餐會上 ) 表示,目前的中臺關係應該是「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明友」。對於中台關係的改善應該予以歡迎,但考慮中國的不確定性,要分清彼此與中國打交道才實際。〞

〝 談及中國對台動武的可能性,李登輝李表示,現在看來機會應該很低,中國對台的恫嚇性行動也已經有所節制,但他提醒,這樣的態勢並沒有任何保證。〞

看了上引兩段,可見善變的李登輝在86高齡又再 逐漸變「紅」了。 在ニ十餘歲青年時期( 1947 至1949 年 ) 他曾兩次參加又退出中國共產黨。在1971年加入中國國民黨,當了12年的總統兼黨主席,於2000年連戰敗選後,更被逼趕出國民黨,最後於2001年又成了臺聯黨的榮譽黨主席及精神領袖至今。

據陳茂雄文「李宋會與第三勢力」( 台灣時報,2000-06-26),宋楚瑜與李登輝最近在翠山莊歡談兩個半小時 。讀者當不會忘記他倆ニ十年前 ( 1988 ) 為了政治上共利,始是「情同父子」,後「勢同仇敵」( 1999),現又「賓主盡歡」。宋楚瑜己明顯是中共的走狗,李竟與宋能「賓主儘歡」,簡直是為連、宋、吳走狗與馬區長傾中背書。他們也只有五十與一百步之差了。說李登輝「近朱者赤」,難怪錯了他嗎?

近六十年來李先生的政治立場,見利思遷,「 忽統忽獨,忽進忽退,忽左忽右,又忽不知所云」( 引自彭明敏文「什麼是臺獨?」評譏李先生的一貫行徑。) 此類反反覆覆作為,他自為得意,名為「我是不是我的我」政治哲學。兩年前他曾被辜寬敏稱為「政治投機份子 」。今日他向專制中國表態「你我是明友」之語,自動又提供了一個新的鐵證。

這也給他自創自許的「我是不是我的我」哲學信念,再供給了事實上的表現。誠如「全球李登輝之友總會會長」城仲模,三月前在洛城台灣會館,為此信念的詮釋 : 「在不同的情 況下,要做不同的適應行動」。換言之,這不就是騎牆或投機者的哲學巧飾、偽裝言論嗎? ( 參閱本欄有關李著《最高領導者的條件》評析拙文,以及惠珍與蘇明仁之兩大作 )

李先生自認中文程度遠不如日文,除了有「我是不是我的我」莫明其妙創作外,在其近著《最高領導者的條件》第一章「支撐孤獨的信仰」裡,更把古代「中國皇帝稱孤道寡」,誤 釋 為 「最高領導者必須忍受孤獨」。( 詳見本欄拙文 )

在此背景下,可以想見,李先生對自創新名句「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朋友」,其中文真正涵義可能不甚了解,故讓在下來笑談一番。

先 說「朋」字。大部分讀者會直覺識此字因有雙月併排,應有相好之義。這是「自作聰明」者或「官大學問大」的想當然而的解釋。
其實,約3400年前之殷商時期,此字甲骨文原形如〝兩串小玉或小貝、左右並排〞,有如「賏」或「玨」, 一千多年書法不斷地變形,終於秦漢吋期的隸書,才定形為今日所習見的雙月「朋」。但其原始義為「頸飾」,後引伸義為貨幣。若是用小串玉,此字是現代的「 玨 」。 現代「朋」字有四個要義;1、 相交好者 , 2、 同志,3、同黨,4、賓客。

現再來釋「朋友」一詞。當作名詞,其第一義、古時以同門曰朋,同志為友;今則相交好者皆曰朋友。其第ニ義、群臣曰朋友。當作副詞,則有「夥同」之意,如「朋姦誤國」。 ( 後漢、李固杜喬傳 ) 最後,友之友為朋,朋之朋為黨。

再以形式邏輯來釋此全句「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朋友」。在此「你」與「我」當然是兩個不同個體(概念)。可以在紙上畫兩個大( 中國 ) 小 ( 台灣 )不同圓圈代表,這兩個圓圈可以有三種不同的關係如下;

1、兩者相離、不相接觸,此可比喻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2、兩者有一部份相交,此可比為「大三通」、「ECFA」之類。
3、小圈全部處於大圈之中,此可比為馬區長「終極統一」、中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之類。

由上可見,李先生此三你、三我、三是、套上朋友與但字,總共不過只有十二字,看似簡明無邪新名言中存有的複雜性,同一句可作許多不同,甚至相反的解釋。以此觀之,此心懷萬機、「投機聖手」李先生自創新句與其舊句「我是不是我的我」,他可以同樣隨心所欲地,善用、妙用、惡用或妄用。

李登輝前總統信仰基督教已逾四十年,常引《 聖經》故事作其政治行政思維的根本靠背。以前他當國民黨總統兼黨主席,要反共,要以〈出埃及記〉中摩西自比,將帶領受苦千萬台灣人民走出中共專制壓迫,故享有「台灣摩西」之美譽。

反觀現在,他在其同志、同黨的群策會上,正式宣告「你 ( 中國 ) 我 ( 臺灣 )是 朋友 ( 同志、同黨、交相好者 ) 」,而忽視專制中國仍有千枚以上火箭對準自由民主臺灣之武力威脅。他與以前下屬馬區長,現都一起走向散失台灣主權給中共的道路。

他以前「台灣摩西」令譽,是否現應該改為「台灣猶大」才對?

(作者是洛城退休海洋學者)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