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呂秀蓮 「夢遇」孔夫子

 

蘇明陽 ( 2009-07-03 )

2月12日,中國評論新聞報導,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表示如果中國願意發出邀請函,她願以《玉山午報》創辦人的身份到中國訪問 。

3月16日,中央通訊社報導:新加坡「聯合早報」對她專訪時,雖沒明言,不過也透露心聲:〝真的很想去中國大陸看看,但也表示去中國有一前提是「西藏不能有壓迫人權的事發生,因為保護人權是她的信念」〞,又申言:〝台灣與中國之關係,就是「遠親近鄰」,我們的祖先都來自中國,可是這幾年 ( 作者註:只有幾年嗎? )為什麼對台灣這麼不好?〞( 註:呂秀蓮如此無知嗎?)

6月21日,大紀元報導「呂秀蓮表示,.....,雖然有傳聞表示,她將以《玉山午報》創辦人的身份出訪中國大陸,但她目前沒有迫切需要訪問中國。」

7月4日下午她將到洛城做一場演講,題目為「國共合作下 台灣何去何從」,當晚另有一個聚餐。希望其時她能對訪中國事,有明確申言。她將於7月6日離美返台。

呂前副總統連日在美加兩國奔波忙碌,昨日深夜在旅舍休息,手握「葡蔔美酒月光杯」,沈思訪問中國事,興奮難眠,多喝了一些加州美酒,不知不覺中,神飛「夢幻仙境」..................

秀蓮姐正在玉山下採訪,準備寫一篇介紹用「玉山」為其午報名之源由。日據時,玉山原名新高山,因為比日本最高的富士山更高。寓意〝 創新,高尚,兼崇高〞。

忽然抬頭,不意遙見阿輝伯立於山頂,忽又神馳中國方向。因為過去數月自己心中日思夜想訪中國事,故馬上暗中尾隨。不一刻已抵山東泰山之頂。 見阿輝伯與孔夫子相談甚歡,自己趕快躲藏到一塊巨石之後。過了一陣,見阿輝伯急急飛回臺灣。

阿秀始自石後現身,對孔夫子曰「孔夫子,久仰了!」 孔夫子嚇了一跳,曰「你是那家娘子,何故深夜濃妝艷服,來到此荒野山頂?」答曰「小女是前中華民國副總統,現為《玉山午報》創刊人、兼全球推銷主任、又兼主筆。首先想向夫子請教,您與阿輝伯所論事物,以便作本報獨家報導。」答曰「我倆所論也 不是什麼祕密, 就是他想重走「孔子周遊列國」之旅,我勸他作為基督教徒,應早去以色列聖地朝聖為是,不然悔之晚已! 他頓然開悟,並欣然接納我的指點,已急回臺灣安排去了。我收他為第3001號門生。」阿秀曰「這也是一個中、台大新聞呀!」答曰「可惜你遲了一步,洛城「台灣e新聞」網站,早以已在6/30刊載了。」

「孔夫子,小女其實也有一個私人有關中國之難題,想向您請教。」 又「小女很樂意訪問中國,親自了解中國現代崛起的實情,並代表台灣廣大人民,與中國改善關係。請您指教當如何施行才好?」

孔曰「有關中國實情,「大紀元時報」多年來幾乎日日 都有不少報導。該報社也發行兩冊名著;《九評共產黨》與《解題黨文化》,你讀了沒有?」 又曰「不少位身經中共文革等苦難的中國人,例如阮銘及林保華,逃出中國後,自動來台灣並已入籍,另外如曹長青及金恆煒等政評家,他們都經常報導中國實況,也在台出版許多專著,更有香港出版有關月刊,如《開放》、《爭嗚》等等 ,不勝枚舉。 任何人只要誠心認真去研讀上述資料,就很夠了。這些論著你讀過多少呢?」

阿秀向來自信、自負、自視甚高,反駁曰「所有這些都有藍綠政治立場之偏見,故本人創立《玉山午報》,便是要〝對大陸作客觀的報導〞。」 孔問曰「你近幾十年來,都沒登上過中國領土,又不肯虛心閱讀有關好書好文。你何德何能、何來特殊資格,能對中國大陸〝實情〞作〝客觀〞的報導呢? 你不是痴人說夢吧!」

阿秀被孔夫子再三再四地質問得啞口無言,眼淚直流,羞愧滿面,差一點就哭出聲了。孔夫子見了可憐,動了仁愛之心,曰「阿秀,請不用傷心了! 馬上忘卻去訪問中國的傻事,回台灣去好好專心認真的辦報。創立一個新報是易事,要持續成功多年才真是難事。」

又曰「你沒聽到美洲「台灣日報」辛苦經營了十年,股東共賠了美金兩百多萬元,前日6月30日突然公佈自七月一日起改為免費贈閱。再看遠些,老包先生辛苦辦了13年之久的「新台灣新聞 」 周刊,也於去年底停刊。 這兩個日報或周刊都非常好,對台灣人民政治意識,民主自由建國,都有不少的貢獻。」

「 至於現存台灣一大堆亂七八糟、胡說八道的媒體,不是接受馬區長國民黨萬惡黨產補助,便是由中資暗助 。你創立的《玉山午報》資金能有多硬?」

又曰「你的《玉山午報》,若能堅持文宣所言〝弘揚法治,精進民主,重塑台灣精神與台灣價值」,而在未來三年有成的話,相信在2012年台灣總統選舉擂台上,你當可以與那個大騙子、小白臉馬區長,一決雌雄,這不是你現在所作所為的最終目標嗎?」

阿秀聽了孔夫子如許良言,如夢初醒 ,決心立改前非,懇請孔夫子收她為第3002號門生,以後要改稱阿輝伯為師兄。孔夫子內心覺得有點怪怪的,一下子又多收了兩個門生,不知他倆能守信否? 只好等著看吧!........

一陣尖銳電話鈴聲, 驚醒了秀蓮的惡夢,發現自己一身泠汗, 回憶剛才孔夫子的諄諄善導,點破半年來心中的迷惑,終於看清事情的是非曲直。7月4日 洛城演講會上,若有人再問起自己訪問中國的問題,知道如何回應了 。心中一塊石頭終於落地,不亦樂乎!

(作者是洛城退休海洋學者)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