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你我不是朋友

 

蘇明陽 ( 2009-07-13 )

首先解題:此處的「你」指李登輝前總統, 「我」是指在下。「朋友] 一詞,已在本欄拙文(6/28) 解釋了。此文是評析李前總統《最高領導者的條件》第九篇,也是終結篇。過去一個月,除了前八篇,本人另外寫了兩篇對李先生的評文。

自從發現了他現與中國姓胡的另一「最高領導者」要做朋友。本人對他得意造神自傳,愈看愈討厭,愈倒胃口。原本計劃要詳細逐篇評析,現自覺太無聊了,故決定以此篇向讀者告罪。 作為終結篇,很巧輪到原擬論析的第四章「公義的精神」,第一節「〈彌迦書〉所強調的公義精神」。

李先生開宗明義的說 :“ 若有人問我,領導人最應具備的條件,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公義」。所謂「公義」,簡單講就是公之義。” 由此可見,李先生對「公義精神」極為重視。他在其他著作及演講稿中也常強調此意。 下文將簡單分析他所謂「公義精神」之依據及本質。

為此,李先生引聖經舊約中〈彌迦書〉第二章,1-3節 如下。

「禍哉,那些在床上圖謀罪孽,造作奸惡的!天一發亮,因手有能力就行出來了。他們貪圖田地就佔據,貪圖房屋便奪取﹔; 他們欺壓人,霸佔房屋和產業。

所以耶和華如此言:我籌劃災禍降與這族,這禍在你們的頸項上不能解脫, 你們也不能昂首而行。因為這時勢是惡的。」

李先生自己對此引的解析,引如下:

『 彌迦原是農民。當時距今天兩千七百年,耶路撒冷一帶猶太人社會階級森嚴,下級階層遭受嚴重榨取,農民階級更是備受欺凌。換言之,那是個完全沒有正義的社會。於是,彌迦成為先知,強烈指出社會應有的狀況,也就是正義。〈彌迦書〉所闡述的這種普世真理,即使現在適用。』

對於〈彌迦書〉上引前兩句,我們可以接受李先生的解析及引義。但後一句「所以耶和華,..... 勢是惡的」,李 先生完全忽略,沒有解析 。這就是李先生常犯的毛病; 引用其所信仰的舊約或新約,來論証現代台灣政治問題, [ 不知所云 ] 的明顯一例。

二次大戰結束60多年來,前50年間三位台灣總統(老蔣,小蔣及李登輝)都是信仰基督教。反觀全台灣人口的不到5%以下的信仰該教。約有85%信泛佛,道教, 另有少數的回教徒及無神論者。

試問不信基督教的95%台灣人民,對於耶和華(即上帝)處置這族(指古代以色列族)的做法, 可以欣然甘心地接受嗎? 三千年前,上帝假如真的對待以色列族如此,在今日上帝對台灣民族又將如何? 本人認為這就是很少台灣人民, 能接受基督教信仰的主因之一。

今年4月6日洛城台灣時報有篇不具名的報導「不滿教會領袖護扁, 李登輝再修神學」. 現將其文1/3之中段, 引如下:

“ 2005年3 月, 台神院授與李登輝榮譽博士學位,經過四年,李登輝與台神再次 結緣,本學期開始修讀牧師林鴻信開授的「改革宗神學傳統」課程,重拾學生生涯。

李登輝這號大人物前來上課,校方是否感到驚訝?校方只說,李登輝純粹是對信仰上 有疑問,而想來學習,另對於李登輝在課堂上的互動情形,校方則低調避談。

然而,促使李登輝修讀神學的動力為何?三月份的「教會公報」專訪中曾提到,李登輝認為「因信稱義」,是改革宗很重要的觀念,他花很多時間思考 [ 因信稱義 ] ,他想問現在的教會:「到底信什麼?什麼才是義?」如果教會領袖失去公義,不知是非,那麼怎麼向人傳達「因信稱義」?

所以李登輝雖對教會從事心靈改革表示肯定,但覺得教會領袖還要「多加把勁」,要能「堅持公義、認清是非黑白」;此外,他也認為台灣人缺乏宗教心,但若沒有信仰,就不會有是非與公義的觀念。因此,他深覺自己有必要對改革宗的思想與信仰傳統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

關於李先生上述對其教會領袖護阿扁的微詞, 以及堅強[ 基督教信仰與公義關係 ] , 是非對錯,就留給讀者自己判斷吧。

(作者是洛城退休海洋學者)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