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從《台灣的十字架》說起

 

蘇明陽 ( 2009-08-09 )

陳前總統被蔡守訓法官非法濫權三次羈押共兩百多日。在看守所獄中, 困難堅苦情況下, 阿扁不斷地寫作,出版了兩本書:《台灣的十字架》(2009年1月)及《關不住的聲音》(2009年4月),並且已著手撰寫第三本書(預計年底出版)。他這種堅毅不屈的精神與努力,實在令人感佩!

比起許許多多在台與海外的台灣人, 見到馬區長當選總統,一心傾中的強勢,便變得失望、絕望,甚至做向中共投降準備的反應,真不可同日而言。所謂「哀莫大於心死」,就是阿扁與這些「心死」的台灣人,最好的寫照。

本文將特別關注《台灣的十字架》書中,阿扁這一年來宗教觀的改變。他在入獄前,就叫他的兒子陳致中,準備了三本書﹔《台語聖經》,《被出賣的台灣人》及《台灣獨立運動》。後由其律師帶入獄中。

李鴻禧教授在《台灣的十字架》序中言:

“在「死而後生」章節中,阿扁細述「三一九」的親身體驗,雖然情節感觸、饒富情趣﹔但是我更訝異於他的「死而後生」的宿命觀,「勝敗難斷」的無常觀,乃至今 日在獄中認真讀聖經做祈禱,拜神兼祈禱的今日宗教觀﹔這都是我前所未有的新印象,這也許是多年來,飽受政治凌遲迫害所生的宗教回應吧。”

再者,阿扁也自言(p. 40-41 及 p. 45) :

“感謝的是各位鄉親朋友的關心,大家辛苦了。並聲明被收押,求仁得仁,甘之如飴﹔願意揹負台灣歷史的十字架,一人承擔,請釋放無辜受連累的同案被告。”

“昨天下午為台灣,為國人,並為家人禱告,懇求萬能的天父上帝賞賜咱更多的智慧,更大的力量,台灣要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早日實現,全體國人同胞不必煩惱台灣國家主權會被出賣,厝內大小及同案被告大家都平安。”

“在獄中只有依靠天父上帝來救贖,人的智慧與力量都是有限的,只有天父上帝是萬能的。要相信天父上帝。”

由上三引,阿扁可能已經受洗為基督徒了。

在該書第二部分「台灣萬歲」首頁的照片中,除了上述三本書外,另可見一本《十字架之路 一 高俊明牧師回憶錄》(2001年出版)。更在 p.12,附有一封高俊明及羅榮光牧師給阿扁的鼓勵信(2008-11-26)。台灣基督教長老會多年來對台灣獨立建國的勇敢表現,本人雖不是教徒,也同樣感謝.

《十字架之路》第七部分「鐵窗修道院」, 第四篇的篇名, 也是「十字架之路」。敘述高牧師以宗教信仰「患難伸援手,責無旁貸」的偉大精神,藏匿施明德. 為此而他被國民黨軍法部判刑, 關在新店看守所四年之久。

阿扁《台灣的十字架》及 高牧師《十字架之路》中所言「十字架」意指相同,簡言之,「為他人背負重大的苦難」。一週前(7月27日),台北地院林勤綱檢察官論告扁案時,曾敘述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並說「親愛的朋友,請諒解我須釘死您的過犯」。此事與上述的「十字架」之涵意相差甚鉅。因在本網已有三篇很好的評篇,故不再贅述. (詳見:楊劉秀華,08-02﹔曹長青, 08-03﹔及 廖清山, 08-04。)

上月中,本人在本網,評述李前總統《最高領導者的條件》(2009年5月)多篇。約有一半涉及李先生的基督教政教觀。按李先生約40歲左右始信基督教,而今陳水扁先生約60歲也開始信仰同教。再往前看,兩蔣也是基督徒。在為數比例不多(3-4%)台灣人口的基督徒,竟有四位 總统在( 自1949年至2008年 ) 60年期間,都成了基督徒, 誠為一件相當巧妙的事。但此「傳統」將不會在傾中的馬區長身上再發生了! 馬區長與其師父星雲法師, 都是公開朝拜無神共產黨的虛假佛教徒!

因為絕大部分的台灣人不是基督教徒,他們對「十字架」的意涵及歷史, 可能所知有限,故在下簡略介紹說明如下。

基督教聖經(Holy Bible) 分為兩部分。一為舊約(Old Testament).另一為新約(New Testament)。舊約是用古希伯來文寫的。新約是用當時盛行的希臘文寫的。在此原始版新約中,相當為漢文「十字架」, 拉丁文「crux」或英文「cross」的字希臘是「stauros」,此希臘字意指一根直的「木柱」, 而非有橫木之「十」字形的刑架。

在耶穌被釘死,三日後再復活的第一世紀內,基督徒不用基督受難像,也不使用任何樣式的十字架。

遲至公元330年左右,一位羅馬皇帝(後成為君士坦丁大帝)因夢見「十字架」的異象。由此,教會就用十字架作為耶穌受難的刑架。所有歐洲以后的耶穌受難繪圖以及雕像,都顯示此皇帝對教會影響之傳統。在歐洲歷史上,政教之爭遠比在中國為烈!此或與基督教和佛教的基本教義有關。

按新約記載,耶穌最大使徒彼得是釘死在倒頭的十字架, 而彼得的弟弟,使徒安德烈則被釘死在X形的十字架。 歷史家的研究,得知「十字」圖形案, 不單出現在基督教中,而可追溯到到更早之前, 多種信仰文化的表徵。它代表者生命,男根崇拜,太陽崇拜,宇宙交合等等。

最後 說一件巧事。現代漢字「十」是數目字“ 10 ”。但在三千多年前, 商朝甲骨文至西周初期的金文, 此數目字“10”寫為 “︱”(垂直的一劃)。約五六百年後, 到了東周,此“︱”方改寫為“十”,至今不變。 回想到希臘文新約中“stauros”原意為 '' 一根 木柱 '' , 三百年後却改為“十字架 ''。這两件東西古代文化的巧合沿變,不是很奇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