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自由中國案」的雷震辭世 (1979年 3月 7日)

台灣史上大小事 / 蔡漢勳

「他們把我們的雜誌和黨搞垮了」;但,「不必為我而悲哀,應為我從容取義而感到驕傲。」

這是三十四年前今天辭世的雷震,在八十一歲有生之年所說過的話,言下之意頗能讓人感染到悲壯與無奈……畢竟他在台灣民主政治史上,由於國民黨實施「黨禁」「報禁」之故,導致早期的民主人士、或黨外菁英都不得不以辦雜誌方式,變相來發展組織和籌備建黨。設若回顧戒嚴時期的《自由中國》以迄《美麗島雜誌》,都是被迫循此模式低調徐圖漸進;不過,兩者都殊途同歸慘遭司法單位以「知匪不報」或「顛覆政府」判處重刑,所幸雷震籌備中的「中國民主黨」雖然因此煙消雲散,而民進黨前身的黨外組織則奇蹟似的劫後餘生。

在這段民主化的艱辛歷程中,這件因《自由中國》觸犯蔣介石而發生的整肅事件,坊間咸以「雷震案」名之。雷震係於一九六零年十月八日,便被軍事審判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做出審判,這位曾擔任國策顧問的黨國高官,因不滿蔣家戒嚴獨裁統治,遂聯袂台大教授殷海光等人在《自由中國》半月刊上批判時局,甚至於一九五七年時還進一步準備籌組反對黨!

經過三年多的運作,雷震與台港在野人士遂在一九六零年連署公開反對蔣介石違憲三度連任總統,並發表「我們為什麼迫切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反對黨」,鼓吹參與選舉以制衡執政黨,並在當年第二屆省議員選舉後,以李萬居、許世賢等省議會「五龍一鳳」為首的台籍人士,因不滿選舉不公而利用在台北召開「在野黨及無黨籍人士本屆地方選舉檢討會」時,決議籌組新政黨,由雷震與李萬居、高玉樹兩位台籍人士,擔任新政黨共同發起人並正式對外宣布。

結果在十月一日公布新政黨名稱為「中國民主黨」,黨的目標是「主張以和平合法的手段,促進民主政治的進步,反對流血、更反對革命;新黨是全國性的、不是地方性的,係聯合本省人與外省人共同造求民主的實現」!其主目標是「促進台灣地方選舉之改革」、最終之目標則是「反攻大陸,重建民主憲政」,國民黨在其表態組黨後的第三天,警總馬上奉命逮捕雷震等人,罪名是「包庇匪諜、煽動叛亂」,並查扣全部的資料。五天後,蔣介石邀集十四名黨、政、軍要員召開「商討雷(震)案」秘密會議,蔣當場責令「雷震刑期不得少於十年」「覆判不能變更初審判決」等指示,軍事審判庭便奉命對雷宣判處以十年有期徒刑,消息傳出後一片嘩然。

雷震之所以遭此際遇,主因當然是《自由中國》長期以來對蔣「大不敬」,自一九五六年以「恭祝總統七秩華誕」對其冷嘲熱諷、以及到質疑蔣經國之「救國團成立理由」,甚且倡議「反攻無望論」,著實惹火兩蔣及其鷹犬。雷震被打入政治黑牢的十年漫長獄中歲月,埋首撰述六百廿九餘萬字的回憶錄;結果,被軍方認屬「不妥內容」拍照存證而得以倖存、內容妥當者則遭國防部新店監獄以一把火焚燬,但歷史終究還是未被世人所遺忘,李登輝在一九八八年上台後責成警總軍法處分類整理雷震獄中十年留下的文字,總計整理出三萬一千四百八十頁的書稿與信函,這批警總查扣押的心血文稿,在民進黨執政後,始由國史館出版《雷震案史料彙編:雷震獄中手稿》,阿扁在二零零二年代表政府正式宣告平反「雷震案」為歷史冤案!

雷震在民主憲政的發展史上,從抗戰時便因深獲蔣介石青睞而提拔為國民參政會副秘書長,終戰後出掌政治協商會議秘書長,負責協商全國各黨派要職,制憲國民大會時奉命負責協商青年黨與民社黨參與制憲,擔任制憲國大代表兼副秘書長,隨後官拜行政院政務委員,後來獲得教育部長杭立武支持資助創辦《自由中國》,由滯美的胡適掛名發行人,雷震則為實際負責人,蔣介石亡命來台後為了宣示政治改革決心,一九五零年聘其為國策顧問、並兩度代表蔣赴港宣慰反共人士,旋因《自由中國》改變「擁蔣反共」立場刊登「政府不可誘民入罪〉社論,引發首次言論風波,雷蔣關係漸行漸遠,國民黨在一九五四年開除黨籍,雙方絕裂後被文丑批判「文字賣國」等不堪入目字眼後甚且還以「知匪不報」「為匪宣傳」等莫需有罪名逮捕他與劉子英、馬之驌、傅正等四人,誠讓人深深地感慨早年知識分子的「書生問政」,竟被國民黨無法無天整肅之行止,雷震可真生不逢時。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