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火 葬

 

陳 垣 三

 

又是二月陰濕的天氣
整日刮風
樹葉落盡,樹枝卻冒出新芽

平常啼聲婉囀的鳥雀
這時已無蹤影
只有屋頂上的烏鴉
還嘎嘎地叫著

多雨的日子不是這裡
颱風搖曳著裙裾
帶來大量雨水淹沒了村莊和田野

我們躲過暴虐的風雨
我們逃過狂亂的洪水
等一切災害造成
我們還是留守家園

你常說
   那是人為的破壞
   而導致自然的反撲

你常說
   受壓迫的,不止你與我
   連大地也受到蹧蹋

你常說
   在山崗上的那塊巨巖
   到底犯了什麼?非得承受
   被鐫刻了一個偉人的名字

是我們無能
人家輕易地在那陡削的岩壁上展現神威
而你與我就得在山底下匍匐爬行

不平,我們只能用言語發洩
而你卻要行動
   竟以火化自己來突顯那難忍的屈辱與憤怒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