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寒冬日記

 

陳 垣 三

 

十幾年的寒冬
就是一個人孤寂窩在臥房裡
  看窗外逐漸顯露的樹影
  聽烏鴉聒噪的叫聲
醒來,醒來,還未起身
  日影就已經西斜
白晝很快過去了

這麼一大把年紀才離開家園,在外鄉什麼事都幹不成
走在路上
外表不像流浪漢
內心卻有被放逐的感覺

人家說愛臺灣可以獲得高官厚祿
出賣臺灣也算是義舉
而我只能在這裡尋覓一點點家鄉味
以及一點點殘存的共同記憶。

既然你這樣愛臺灣為什麼不回去?
有人問我

這個無法回答的疑問
老壓得我心頭鬱悶不堪

無意中,我把車子開上了高速公路
這是單行道,想再回轉又得開很久
天色已經暗了
要去哪裡?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