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臺語的讀音和語音

◎ 陳垣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欣賞臺灣詩有兩個途徑,一個是用讀音,一個是用語音去唸。讀音是以《康熙字典》的切音為依據,有如臺灣目前的臺灣國語,所以,小孩進入私塾,從啟蒙書《三字經》開始認字,就是如下的讀法:

人之初(lin2 zi1 co1),
性本善(sinn3 ben1 sen6)。
性相近(sinn3 siong6 gun6),
習相遠(sip1 siong6 uan4)。
苟不教(gor2 but5 gau3),
性乃遷(sinn3 nai4 cen1)。
……

  唸完了《三字經》接著唸《千字文》、《千家詩》、四書、五經等等科舉用書,都用這種語音系統去讀,因而形成了一種書寫語言,這個現象就如在臺灣受過完全教育之後,說話,寫作都逃不掉臺灣國語的思想一樣。
所謂讀音,我們再看一首臺灣詩人秦士望所寫的詩:

       眉潭秋月──彰化八景之一

如眉似月水波平,傍水逢秋月色明。
影墜澄潭蟾不老,香飄仙桂兔長生。
地偏良夜多鷗宿,天遠長空少鴈鳴。
撲面紅塵聊借鑑,雙眸萬里一心清。

如眉(Ju2 vi6)
似月(sai6 quat1)
水波平(sui4 por1 binn2)

傍水(pong6` sui4)
逢秋(hong2 ciu1)
月色明(quat1 sek5 min2)

影墜(iann4 dui6)
澄潭(deng2 tam2)
蟾不老(siam6 bu4 nor4)

香飄(hiong1 piau1)
仙桂(sen1 gui3)
兔長生(to3 diong3 sinn1)

地偏(de6 pen1)
良夜(liong2 ia6)
多鷗宿(dor1 o1 sok5)

天遠(ten1 uan4)
長空(diong3 kong1)
少鴈鳴(siau4 qan6 ving2)。

撲面(vok5 ven6)
紅塵(hong2 din2)
聊借鑑(liau2 ziorh5 gam3)

雙眸(siang1 mo2)
萬里(van6 li4)
一心清(it1 sim1 cinn1)。

  顯然這是一首律詩,要遵詩法,在這裡我們不談平仄,只簡單地看一看押韻,例如明(min2)、生(sinn1)、鳴(ving2)、清(cinn1)都是(in)韻。詩中有些字的讀音就與語音不同,例如眉是讀(vi6)而不讀眉(vai2);月是讀(quat1)而不讀(qeh1);水是讀(sui4)而不讀(zui4);平是讀(binn2)而不讀(beng2);老是讀(nor4)而不讀(lau6);生是讀(sinn1)而不讀(seng1);空是讀(kong1)不讀(kang1);一是讀(it1)而不讀(zit1)。倘若我們用語音讀,音調就會變得很奇怪,聽不懂。

  讀音推展開來,取代了語音而成為主導地位,稱為正音,這樣一來,語音就變成了方言,久而久之,漸漸地被低俗化,最後變成有音無字。

  連橫在《臺灣語典》的自序中說:「余以治事之暇,細為研究,乃知臺灣之語,高尚優雅,有非庸俗之所能知;且有出於周、秦之際,又非今日儒者之所能明,余深自喜。試舉其例:泔(am4)也、潘(pun1)也。名自《禮記》;臺之婦孺能言之,而中國之士夫不能言。夫中國之雅言,舊稱官話,乃不曰泔(am4)而曰飯湯、不曰潘(pun1)而曰淅米水;若以臺語較之,豈非章甫之與褐衣、白璧之與燕石也哉!」

  臺語之所以變成有音無字,其來有自,因為每次改朝換代,總是會受到糟蹋。滿清入關,編纂了一部《康熙字典》來規範讀書人讀書發音。日本統治臺灣,利用皇民化運動,強力推行日語。二次大戰後,國民政府來了,也毫不留情地摧殘臺語。

  不過臺語有如菅芒般植根於族群的這塊土地上,雖然歷經蹂躪,但春風一吹,仍然又生長出來。目前在說臺語的人越來越多,如選舉活動,政論節目,新聞報導,不一而足,不過說歸說,僅限於口語,在書寫方面,就得靠臺語詩人和臺語歌曲作詞的人把它寫活。

  不可諱言,臺語的書寫仍然處於摸索階段,用詞遣字,難免有些不妥,因此,當急之務,還是趕快把那些失落的字和詞找回來。

  語言是因襲的,字有字源,憑空亂造的字,生命不長。我們不妨從先人的作品中去尋找,臺灣俚語、臺灣民謠、臺灣竹枝詩的整理,其中詞彙,都可以作為參考。例如我聽完了施文彬和秀蘭瑪雅唱的[真情滿天下]片尾曲〈窗外的雨聲〉之後,再看歌詞,馬上發現:「雨大心驚」的越,並不讀(lu1)而讀(ua1),參照臺灣俚語:「水蛙愈(lu1)老愈(lu1)出音(im1),哥仔愈老愈有心(sim1)」,應該寫成「雨大心驚」。
這首歌曲很好聽,歌詞也寫的很好,不妨欣賞一下。

 

(男) 窗外雨落未離
引阮的心稀微
今夜又是寂寞的暗暝

(女) 雨大心
想到你無情的疼痛
聲聲句句叫著你的名

(男)無奈心情 啥人做伴
是窗外的雨聲

(女)為什麼又擱響起
那首傷心的歌

(男)過去的雨中咱也有詛咒

(合)絕情雨請你嘸通戲弄我

──詞曲:朱立勳 許志皇

注:
未離(veh3 li1):不停。
稀微(hi vi):寂寞的意思。
詛咒:臺語應該寫成咒詛(giu zua),是向神明發誓,不是罵人。

  用語音來讀臺灣民謠,相當親切,例如下面這首傳統唸謠:

人插花.伊插草

人插花,伊插草。
人抱嬰,伊抱狗。
人未嫁,伊先走。
人坐轎,伊坐畚斗(pun4 dau1)。
人睏紅眠床,伊睏屎礐(sai1 hak5廁所)口。

  不過俚語或民謠之類的作品大都是口傳的,難免隨時隨地會有修改,因此,各地方記錄下來的文字,用詞用字多少略有不同。例如著名的〈天烏烏〉這首民謠,就有幾種版本。其中最令人困惑的字是(ziann4)這個音,「阿媽仔欲煮(ziann4),」很多人就寫成「阿媽仔欲淡(dam6),」顯然完全錯誤。連橫說(ziann4)應該寫成,而吳崑松說(ziann4)應該寫成。而「阿公仔欲煮(giam2)」的(giam2)就有三種寫法,鹹、鹼、鹽,其中鹼是燒鹼,沒有(giam2)味的意思,一般都寫成「阿公仔欲煮鹹」。至於鹽這個字,食鹽唸著(iam2),而味道唸著(giam2)。蔡慧香指出鹽水鎮應該唸著(giam2 zui4 din3),同樣在鹽水鎮有一個汫水里(ziann2 zui4 li4),鹽、汫兩個味道並存。

  總而言之,臺語中一直混雜著讀音和語音這兩大語音系統,加上變音、轉音,以及外來語,因而形成了一個字多音的現象。下面我們先看一首唐詩(讀音),再看一首臺灣民謠(語音),最後看一首臺灣歌曲(讀音、語音混雜),本文無意作評論,謹供讀者欣賞。

讀音

         古悠悠行(go4 iu6 iu1 heng6)
李貨

白景歸西山,碧華上迢迢(tiau6 tiau1)。
今古何處盡?千歲隨風飄。
海沙變成石,魚沫吹秦橋。
空光遠流浪,銅柱從(ziong2)年消。

 

語音

臺灣民謠

打(pah4)手刀,振(din4)銅鑼,
狗姆家,好(廴日)(廴月),
一哥拍(pah4),二哥摟(lau1),
請儞(li6)三姊仔來梳頭,

梳(se1/sue1)乎光,鬢(bin4)乎光,
早早嫁人落花園。

花園內,芳伎伎(pang6 gi4 gi3),
頂街下街人打鐵(tih5);
打鐵彈,作人妽婦(sim6 bu6)也艱難(qan6 lan2)。

  注:妽婦(sim6 bu6) 媳婦(sek1 hu6)

五更起早人嫌晏(uann3),
燒水洗面水嫌泠(leng4);
白米煮飯人嫌烏(o1),
綢緞作衫人嫌粗(co1);
緊緊剃頭作尼姑。

尼姑清是清,
閑是閑(ing2),
無家無官通奉承(hong3 sing2),
一心燒香拜佛前,不免歸日悶不平。

      ──見《蘇維熊文集》試論臺灣歌謠。

 

讀音語音混雜

          空笑夢
作詞:武雄 作曲:吳嘉祥 編曲:戴維雄

為妳啊的形影 暝來肖想日牽掛
是誰人拆分散 情無結局就變卦
恨世間愛情啊 空笑夢一場風聲
夢醒來只有我 名是寂寞字看破

2012-05-14

陳垣三文集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