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前方吃緊,後方緊吃:
權與錢如何毀掉防疫

◎聯合報社論

防疫決策最近一路失靈,「與病毒共存」恐成無可奈何的選擇,關鍵防疫物資也從疫苗變成「快篩」和「藥物」。面對疫情猛燒,指揮官陳時中說,「要怪就怪病毒」。但檢視目前快篩准核及採購的種種亂象,摧毀台灣抗疫防線的其實不是病毒,而是蔡政府利用防疫「搶權」與「搶錢」的徇私心態。

民眾現在求一劑快篩而不可得,顯然非關天災,而是人禍。其遠因,是蔡政府兩年來為了「蓋牌」,將廣篩和普篩視為洪水猛獸而嚴控。近日,「小吃店變生醫」的高登公司竟獲得高達十六・五億元快篩標案,其背後「金主」又是民進黨總召柯建銘之「顧問」,快篩背後的權與錢的「合流」之說遂逐漸浮出檯面。

無獨有偶,高端大股東「福又達」在進口唾液快篩獨家拔得頭籌,讓官商勾結的疑雲愈發濃厚。福又達提出申請才兩周,就獲得核准通過;衛福部先辯稱「沒人申請」,後改口承認另有四家申請,疑竇重重。而根據立委日昨爆料,去年下半年有四十家廠商申請進口,卻全遭食藥署以「資料不全」而石沉大海。福又達是第四十一件申請案,輕騎過關,迅獲政府核准。試想,獨家壟斷的唾液快篩市場有多肥?而衛福部「四十取一」的作為又有多可議?

根據《特定藥物核准製造及輸入辦法》,進口藥物所需檢附的資料並不複雜,去年四十件申請案「全部被打回票」,若要說所有廠商都交不出完整資料,顯不合理。若說是政府對唾液快篩疑慮,因此一律擋下;但對比福又達案的獨家火速核准,又顯非如此。尤其,福又達進口的同款韓國試劑,去年就有廠商申請,何以去年刁難、今年卻開綠燈,厚此而薄彼?何況,這個品牌並未拿到韓國的授權許可,亦未獲准在美販售,衛福部卻因福又達申請而屬意於它,豈不奇怪?

對此質疑,衛福部反覆強調「秉持專業審查」,「絕無偏袒圖利」。對福又達售價太高的質疑,陳時中則說「如果覺得價格不合理,就不要買」。合理的懷疑是,衛福部不僅「偏袒」,且是不顧當下疫情暴升而試劑供不應求,仍刻意用行政手段排除其他廠商,讓友好企業獨占市場。果真如此,則衛福部的居心,令人難以想像。

這類偏私行為,兩年多來屢見不鮮。以「疫苗之亂」為例,政府不顧民眾需要疫苗孔急,對鴻海等民間團體捐贈的BNT疫苗硬是層層卡關與刁難;但對高端疫苗,則是違規為它開綠燈。這次的快篩之亂似乎又是歷史重演,仍是蔡政府利用相同手法圖利綠友友,並協助打壓其商業競爭者。

依規定,防疫物資的進口、製造、販售須經政府專案許可,其用意是在減省不必要的行政流程,讓緊急必要的物資能在兼顧質量的前提下到位。然而,蔡政府卻把這個特許權當成「施恩自己人」的便門;外界當然要追問,蔡政府是否為結合「金權」來鞏固自己的「政權」,形成牢固密實的政商關係版圖。受到壓迫的企業因不敢得罪政府而噤聲,至於各種關鍵資訊不是私相授受,就是以「機密」為由連立委索取都不提供;如此一來,「防疫產業鏈」不變成臭不可聞的「防疫金權鏈」才怪。

最可議的是,正當全台人民面對疫情的洶洶威脅,在這樣的時刻,衛福部官員似乎又在那裡玩「私相授受」的政商遊戲,把疫苗、試劑、藥物的准駁當成掌權者的禮物送給友好企業。危難當頭,最怕「前方吃緊,後方緊吃」,偏偏在今日台灣公然上演。當「超前部署」變成「抄錢不數」,台灣的防疫注定要敗。

2022-05-13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