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安倍之死背後的驚濤駭浪!

李先生
北京大學 公共管理碩士

 

原創血飲血飲

據人民日報報導,日期:7月8日上午10時30分左右,安倍在奈良市一座地鐵站附近街頭發表助選演講,為參議院選舉自由民主黨候選人現場拉票,遭到日本前海上自衛隊成員山上徹也刺殺,安倍晉三左胸中槍,陷入生命垂危,入院搶救,下午16點48分,NHK宣佈安倍死亡!
安倍遇刺,震驚全球!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稱,感到震驚,並對安倍家屬表示哀悼和慰問; 美國前總統川普表示,安倍遇刺「絕對是毀滅性的消息」; 俄羅斯總統普京慰問安倍家人,並稱安倍去世是無可挽回的巨大損失。

繼2017年3月金正男遇難,這是東亞地區的又一重大政治刺殺事件。 從警方透露的嫌犯動機來看,槍擊安倍是一場蓄謀已久的政治刺殺。 這起事件的爆發過程詭異,背景原因複雜,後續影響巨大,血飲將抽絲剝繭一一為您答疑解惑。

【詭異的刺殺過程】

從社交媒體發佈的視頻來看,整個刺殺事件有三處特別詭異的地方。

首先,當天的安保特別鬆懈。 從現場視頻來看,安倍在人群自由流動的開闊地帶進行演講,後方完全沒有設置任何安保屏障,導致槍手從左後方順利連放兩槍而無人進行有效阻擋; 槍手第一槍打響后,硝煙瀰漫下槍管赫然暴露,這時不僅高處沒有狙擊手迅速進行反制,而且,長達三秒的時間間隔后,兇手反而有機會再次前衝,進一步抵近射擊安倍; 同時,安倍身邊的保鏢聽聞第一聲槍響以後,沒有任何人衝到安倍身邊採取任何遮擋和掩護動作,直到安倍茫然回首才在第二聲槍響中捂胸倒地。

第二,槍手使用的武器威力特別巨大。 據媒體報導,兇手使用的是偽裝成相機的手槍。 現場視頻顯示,槍擊發出了巨大的白色槍口焰火和槍聲,並非普通自製手槍所能達到。 下圖就是兇手所用槍械的現場照片。


從現場槍手需要抵近射擊來看,這款被掩蓋成相機的槍,即便在正面直瞄的情況下,兇手都沒有把握能夠直接擊斃安倍。 並非因為兇手的槍法太差,而是因為這款槍只有普通相機大小,存在著巨大的後坐力,而且使用的彈藥更像是霰彈,需要縮短射程才能有效攻擊。

威力大、發射霰彈、後坐力強、尺寸小、外形能夠偽裝成相機,同時符合上述條件的手槍只有一種,那就是DX-12小型特種霰彈手槍,這種槍使用12號霰彈,該型彈藥最開始是用來獵殺麋鹿等大型動物的,內含8顆鋼珠,所以威力巨大。 因為一枚霰彈同時打出8枚鋼珠,所以在刺殺視頻中,可以看到安倍的襯衣上衣領被打中。 媒體後續報導也證明,除左胸中彈外,安倍脖子上也被打出了一個洞,說明安倍是多個部位中彈,進一步證明擊中安倍的第二槍打出的就是霰彈。

常規角度而言,12號霰彈一般裝在大尺寸的霰彈槍上,但DX-12尺寸非常小,如果距離太遠,鋼珠分佈太廣,容易造成精度下降。 所以,要提高有效射程,兇手必須持槍抵近射擊,才能夠保證目標絕無任何生還可能。 這就是兇手在開槍過程中不斷向安倍跟前衝刺的原因。 開槍距離越近,越能保證8顆鋼珠呈錐形完全打進安倍身體。 兇手將槍口對準安倍胸部而不是頭部,飛出的鋼珠才能打進致命的上三位,即便沒有擊中心臟,打進上三位的脖子、胸口等要害器官,也能讓安倍立即斃命。

可見,兇手對DX-12霰彈特種手槍的性能瞭若指掌,而且還能夠通過3D列印技術等方式仿製出獵殺麋鹿的12號霰彈手槍,都說明這人軍事素養堪比頂級殺手,遠非三年自衛隊經歷可以締造,而兇手如何在嚴格控槍的日本獲取霰彈,目前依然詭譎成謎。

第三,槍手擊斃安倍後,站在原地,並未逃離,而是反覆重複無法理解的話語。 這種表現,有沒有甘迺迪被刺殺的既視感? 莫非是美國刺殺國家領導人的精神病已經傳染到了日本?

【安倍為何非死不可】

安倍晉三是個非常謹慎的人,2006年9月安倍首次擔任日本首相,結果2007年5月28號,安倍親自任命的農林水產大臣松岡利勝被發現自殺,安倍知道是美國人在搗鬼,所以上任不到一年立馬以身體有恙為由火速辭職。 2020年8月28號,同樣出於個人安全考慮,安倍主動辭職,規避政治風險。

安倍晉三如此謹慎小心,為何最終喋血街頭呢? 作為已經辭職的首相,到底是什麼讓人忌憚到非要致他於死地呢?

答案就在即將舉行的自民黨競選活動中。 安倍雖然已經在2020年辭去了首相之位,但蟄伏13個月後,安倍又決心重返日本政壇,成為極有可能左右日本政局的關鍵人物。 但這一決定,也埋下了安倍被殺的導火索。

據日本共同社2021年11月11號報導,「細田派」於當天召開全體會議,決定由安倍晉三正式擔任該派系會長。

所謂細田派,就是著名的日本“清和政策研究會”,簡稱清河研,是目前日本自民黨內部的第一大政治派閥,在政治光譜上雖然是屬於保守派,可是卻偏向改革。

細田派目前在眾議院共有85名議員,大幅度領先自民黨黨內其它派系。 細田派“前任會長為細田博之,已經當選新一屆眾議院議長。 根據日本政壇的慣例,擔任眾議院議長必須離開所屬的政黨,以無黨派人士的身份就職,這就意味著安倍接任細田派會長之後,細田派將從此正式改名為“安倍派”。

安倍派手握85個議員席位,不僅可以左右日本自民黨總裁人員,甚至可以左右日本國內政治走向。 對內不僅能夠鉗制現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對外更可以自民黨最高領袖身份左右日本政壇走向。

所以,安倍雖然已經卸任日本首相,但成為清和研會長以後,已經成為比岸田文雄這個日本首相更具影響力的無冕之王。

尤為值得關注的是,日本參議院選舉正好是安倍遇刺的這個7月。 假如安倍沒有遇刺,以其龐大的政治影響力,自民黨必將贏得參議院選舉,那麼,清和研就將完全把持日本眾議院和參議院,屆時,岸田文雄將被完全架空!

安倍雖然沒有擔任任何政治高級職務,以在野形式遊離在外,但只要他願意,就可以隨時倒轉乾坤,將日本政壇打亂以後重新洗牌。 安倍已經擁有了日本政治的一票否決權,地位已經是日本國內僅次於天皇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安倍的這套政治佈局,就像1949年1月份下野的蔣介石一樣,雖然已經卸任總統職位,但依舊把持國家大權。 李宗仁雖然奪取了總統名銜,但卻是個名副其實的空架子。

現在,在今年7月日本參議院選舉即將舉行大選的關口刺殺安倍,時機選擇上非常聰明。

辭職後的安倍晉三沒有公職在身,其影響力最大的時候,恰恰就在7月份參議院選舉前的這段日子,無冕之王給安倍帶來了巨大的便利,可以在辭職后以退為進進一步斡旋日本政治勢力,暗中左右日本政局,同時,無冕也給刺殺找到了時間視窗。

如果等到安倍參加參議院選舉成功,獲得參議院議長等職位再下手,則刺殺將是對日本政壇和規則的全面挑戰。 但如果在其沒有公職的時候下手,則不涉及觸犯日本政壇規則。 甚至就如當年刺殺雷根的兇手如今還能夠對美國控槍問題指點江山一樣,刺殺安倍的兇手如果也能因為精神疾病不被判處死刑,那法律上這一次刺殺行動完全不會引發日本政壇動蕩,即便兇手扛不住審訊吐露點什麼,那也就像1960年那樣,將刺殺淺沼稻次郎的兇手在獄中弄成“自殺”即可。

至於謹慎的安倍為何對於這一次刺殺毫無防備,跟日本政壇長期以來由五大世家控制,以及臺上喝酒台下博弈的政治環境有關。 對於日本政壇來說,槍擊政要,始料未及。

 

【戛然而止的安倍戰略】

首先,對日本來說,安倍去世政治影響重大,打破了日本政治即將大一統局面。

縱觀日本歷史,每當日本進入政治大一統,則必然導致外交政策全面轉向。 比如,豐臣秀吉在擊敗織田、德川等家族以後,日本開始大規模出兵韓半島,與大明爭奪東亞控制權; 明治維新後,明治天皇在伊藤博文的運作下,立即解除了與英美等國不平等條約,並開始向韓半島擴張,與清朝爭奪東亞控制權。

安倍晉三在被殺之前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其地位類似於豐臣秀吉。 這種趨勢對美國來說不是好事。 從戰後日本的發展紅利來說,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團就是美國。 為了控制日本,美國為其量身定做了君主立憲制,不但長期駐軍日本,更以東京地檢署建立對包括天皇在內日本民眾的直接控制特權,其作用類似於東廠、錦衣衛,不同的是,它們只聽命於美國。 可謂是美國為日本從里到外披上了重重枷鎖!

安倍晉三一直希望日本可以海外用兵、突破和平憲法以及擁有核武器,這些策略看上去是對中國等國家不利,實際上,這些策略都是在打碎美國枷鎖,希望一步步取得軍事自主權,因為,只有將刀柄握在自己手裡,日本才有可能取得政治、軍事和經濟獨立。 當年日本明治維新之所以能夠將英美趕出日本,靠的就是天皇建立了一直絕對忠於日本的近代化軍隊,才獲得了打贏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的武力。

日本對外擴張,則必須先實現政治大一統,然後再開始全球擴張,這些都必須先擺脫英美控制。 對現在的美國來說,安倍晉三幾乎打破了美國為日本規劃的君主立憲制,而且其超然的地位已經隱隱壓制了日本首相,看似打了岸田文雄的臉,其實是捅穿了美國為日本量身定製的制度枷鎖。

如果安倍晉三繼續以超然的態度遊離在日本政壇之外,卻又能夠左右日本局勢發展,安倍晉三將成為日本政壇的太上皇。 這種特權,放在以往,是只有美國這個太上皇才能夠享受的,現在,美國發現安倍已經開始跳出美國的五行之外,如果繼續放縱下去,恐怕就要跳出亞太這個三界之外了。

安倍出生於根基深厚的保守主義的自民黨內部,同時,又是日本民族主義代表人物,這樣的人物及其背後的家族發展起來,不僅比日本共產黨這種左翼更難對付,後期還可能乘著軍國主義的東風,將美國套在日本身上的枷鎖徹底打碎。

安倍的政策,很多人都沒看懂,他參拜靖國神社,貌似中國的敵人,但他同時又重開中日貨幣互換,並積极參加中日韓自貿協定,對中國宣導的RCEP也積极參與。 在其執政的最後三年,更與美國外交政策保持微妙的距離,比如,對伊朗制裁就採取消極策略,甚至反對美以兩國將波斯灣油輪遇襲歸咎於伊朗。 更有甚者,離任以後,公然在電視台呼應俄羅斯,稱普京對於烏克蘭的領土沒有野心,只是出於對北約的安全擔憂,才不得已出擊烏克蘭。

如果,從安倍打碎美國枷鎖,對外擴大日本民族影響力角度來看,這些其實都不難瞭解。 參拜靖國神社,從中國角度來看,是完全不顧及中國的民族情感,但從美國角度來看,這就是制衡中國。 同時,與中國發展全面經濟,也不是因為親華而親華,是為了增強日本經濟實力。

對日本而言,中國威脅相比美國枷鎖,迫在眉睫需要解除的是美國方面,而安倍需要藉助中美博弈大背景下中國的反對來掩護其軍事奪權,看起來刺激的是中國,實際上就是要麻痹美國。 日本與中國大力發展經濟,是因為日本需要藉助中國提升綜合實力,而且,在打碎美國枷鎖之前,中國並不是實質性敵人。 先政治麻痹美國,後經濟捆綁中國,這叫遠交近攻!

經濟上,中國是美國最強大的對手,如果中日合作最終導致中國打敗美國,則日本也隨之獲利。 軍事上,日本解除枷鎖前是不會公然與中國反目的,但是,在不停叫嚷的“中國威脅論”聲浪中,日本可以借助反華公開進行軍事正常化。 這樣,日本在經濟和軍事方面都可以同時利益最大化。

一旦中美爆發衝突,結果無非兩種,要麼中國戰敗,要麼美國戰敗。 那麼,這兩種情況下,按照安倍晉三的規劃,日本將如何實現利益最大化呢?

如果中國戰敗,軍事上,則日本順勢聯合美國吞併中國,瓜分中國領土,乘機實現軍事自主,反客為主,鉗制美國; 經濟上,因為提前佈局,日本將獲得中國的最大比例市場。

如果美國戰敗,為了與中國建立緩衝區,必然放鬆對日本軍事控制,日本則可以趁機控制中國暫時未能奪取的東太平洋地區; 經濟上,得益於之前中日經濟合作,日本將與中國一道瓜分美國在東南亞的剩餘利益。

安倍如此規劃,美國又會如何應對呢?

對美國來說,其對日本政治的規劃就是通過左右翼相互鬥爭,相互鉗制,達到內耗的目的,同時,確保任何一方不會取得絕對控制權。 這就是政治均勢政策。 正是在這一政策下,美國才在對前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冷戰期間依舊允許日本共產黨等存在於日本政壇。 同時,在均勢政策下,美國反對左右翼任何一方改變現狀,有例為證:

1960年,反對日美安保條例、號召與中國結盟的淺沼稻次郎即將得勢,所以,美國與日本右翼勾結刺殺了他,美國藉助右翼對付左翼的契機,再次恢復了日本的政治平衡。 現在,安倍即將得勢,政治平衡再次被打破,所以,安倍遭到了刺殺。

安倍一死,日本政壇五大家族必然再次分崩離析,相互鉗制,政治平衡將再次恢復。

通過刺殺或者恐嚇來左右國際國內的政治走向,美國已經幹過很多次了。 最近的就在烏克蘭。 今年3月5日俄烏雙方進行談判之後,烏克蘭談判代表傑尼斯·基列耶夫在白俄羅斯被當街槍殺,然後烏克蘭就開始全面拒絕投降。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這次刺殺安倍的是個海上自衛隊,說話顛三倒四,疑似精神有問題,而當年刺殺甘迺迪的是個美國退伍海軍陸戰隊軍人,同樣疑似精神有問題,劇本都不帶換的。

安倍之死政治意義重大,代表日本完成政治大一統再次遭到重創! 這是近二十年來日本的第二次重大失敗。 第一次是,鳩山由紀夫政府在2009年重新登上日本政壇,與小泉純一郎等保守改革派達成共識,以中日和解打造東亞雙核聯盟,將美國經濟影響力逐出東亞,結果,美國支援的極右翼在釣魚島挑起爭端,讓中日和解瓦解,鳩山由紀夫下臺,日本大臣自殺,大使猝死。 中日陷入政冷經冷的空前緊張狀態!

如果說鳩山由紀夫是日本民主黨為代表的左翼聯合政府打造新日本之路的第一次嘗試,那麼,安倍晉三就是日本自民黨為代表的右翼聯合政府打造新日本之路的第二次嘗試。

如果說鳩山由紀夫是左路突破,那麼,安倍晉三就是右路突破。 日本的兩次突破都觸動了美國控制日本的敏感神經,結果全部都折戟沉沙。

【獵殺韓國】

安倍被刺殺,瑟瑟發抖的不僅僅是日本政壇,也強力震懾了另一個國家,那就是韓國。

安倍之死,讓韓國政治精英們噤若寒蟬,坐立難安。 與日本一樣,韓國是一個被美國嚴密控制的殖民地國家,可以說其身上的枷鎖比日本更重。 與日本情況相似,韓國每次完成政治大一統,同樣會因外力介入干預,導致外交政策全面改變。

相同的命運,境遇也大致相同。 與日本幾乎同時期,韓國也嘗試了左右路的同時突破,結果,韓國與日本遭遇了同樣的命運。
韓國的左路突破。 得益於盟友金大中在1998年推行的對朝陽光政策,盧武鉉在2003年到2008年期間,大力推動對朝對華友好政策,本身出生於民權運動的左派盧武鉉,在盟友金大中和文在寅支援下,對內打擊大型財閥,迅速完成政治大一統,這才有了韓國加速靠攏中朝的政策轉變,這一轉變是歷史性的,我們也看到了一個左翼強勢政府執掌韓國國政。

但是,巨大的突破已經讓韓國嚴重威脅到了美國在東亞地區遏制中朝俄的戰略框架,於是,跟安倍一樣,剛剛卸任韓國總統的盧武鉉,在辭職后第二年的2009年5月23號,在貓頭鷹岩上跳崖自盡。

美國控制日韓的特殊手段里,有個司法組織不得不說。 美國在日本和韓國建立了兩個類似於東廠、錦衣衛的組織,分別是東京地檢署和韓國檢察院。 安倍在出事之前,曾經被東京地檢署調查過,而盧武鉉之所以跳崖,是因為韓國檢察院受命於美國從2008年盧武鉉卸任以後就開始調查他,最後搞出了“朴淵次門”醜聞,用朴淵次將盧武鉉拉下馬,此事件牽扯極廣,而盧武鉉自殺以後,相關調查立馬停止,很明顯,這是美國指示韓國檢察廳在清算盧武鉉,逼其自殺或許是意外,但只要調查堅持下去, 盧武鉉甚至文在寅等左翼盟友都會受到莫須有的牽連,所以,盧武鉉為了保住文在寅等韓國進步勢力,才會選擇以跳崖的方式壯烈結束自己的生命。

盧武鉉跳崖自盡,這是韓國政治左路突破被美國徹底封死的徵兆。

盧武鉉跳崖以後,韓國又開始了以右翼政治團體為核心的右路突破。 這一次突破的核心,就是韓國前總統朴槿惠。

朴槿惠的父親是韓國歷史上著名的右翼政治家朴正熙。 此人出生於二戰時期日本軍隊,執政期間扶持起了包括三星在內的韓國大財閥,是個標準的右翼甚至是極右翼。 但就是在這樣一個右翼陣營里,卻誕生了一個叛逆—朴槿惠。 朴槿惠在包括韓國財閥在內的右翼中勢力龐大,這是她能夠取代同為右翼的李明博的根本原因。 朴槿惠上臺以後,韓國左翼當時已經被徹底打殘,大權在握的朴槿惠得到了國內外政治勢力的全面支援,再次完成了政治大一統。

完成大一統的朴槿惠,同樣開始全面改變外交政策。 朴槿惠不僅與北韓緩和關係,更與中國發展更為緊密的經貿聯繫,讓韓國在金大中、盧武鉉等左翼執政期間都沒有達成的中韓自貿區、中韓貨幣互換等協定,在朴槿惠期間居然全部達成。 要知道,日本為了促成中日自貿區,一個大臣和一個大使分別被幹掉,但朴槿惠居然在自己執政期間成功了。

如果說,這些政策只是韓國為了經濟利益的話,那麼,朴槿惠在2015年9月3號,率領400名政府高官參加中國主持的抗戰勝利大閱兵,就是在向全世界昭示,韓國將與中國建立更為密切的政治聯盟。 要知道,當年的抗戰勝利大閱兵無異於打響了中國向美國主導的西方霸權的第一槍。 當時,朴槿惠率領400名高級政府官員組成的代表團,不僅是抵達北京規模最大的外國使團,而且當年西方集體缺席這場盛典,就連默克爾都迴避三舍,不敢近身,但朴槿惠卻受邀登上天安門。

這一舉動,對朴槿惠而言,實屬不易。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朴槿惠的父親參加過二戰時期日軍,1944年10月17號,朴正熙指揮了在河北屠殺中共冀熱邊區抗日軍民的楊家鋪事件,但是,朴槿惠卻參加了反對日本法西斯的抗戰勝利大閱兵,這不僅否定了他的父親,更是與支援朴正熙的親日派大財閥在政治上劃清了界限。 同時,為了掣肘大財閥,朴槿惠更與中國合作,在西安建立了500億的中韓晶元產業園區,為韓國中小企業走出韓國沖入亞洲鋪路。 朴槿惠與親日派大財閥在經濟上劃清界限。

大權獨攬的朴槿惠與安倍一樣,對外宣示中韓友誼,對內與親日派劃清界限。 朴槿惠邁出的步伐遠比左翼巔峰時期的更大更遠。 這些巨大的政治進步,已經讓韓國右路突破嚴重威脅到了美國在東亞地區遏制中朝俄的戰略框架,於是,美國開始聯合韓國親日派右翼財閥對付朴槿惠。

美國再次出動錦衣衛韓國檢察院展開對朴槿惠的調查,2014年12月12號,朴槿惠的弟弟、朴正熙的獨子朴志晚,因檔洩露被檢方調查。 對朴槿惠來說,她已經政治上否定了父親,自己又沒有結婚,唯一的親人就是親弟弟朴志晚了,即便她再鐵石心腸,恐怕也不能無動於衷。 雖然文件洩露是朴志晚的個人行為,但當時通過鋪天蓋地的輿論炒作,就成了朴槿惠的個人污點。 韓國錦衣衛以這個點切入打擊朴槿惠,再以莫須有的名義栽贓,可謂用心歹毒。

更大的報復,來自於政治上的架空。 2016年4月15號,朴槿惠所在的新國家黨的失利,直接導致16年來執政黨首次失去國會控制權,出現了“朝小野大”的格局 ,使朴槿惠剩下的一年十個月任期陷入“跛腳鴨”的窘境。

架空朴槿惠以後,美國將目標對準了朴槿惠和背後的中國! 2016年9月30日,也就是朴槿惠失勢以後5個月,韓國國防部宣布確定樂天集團的星州高爾夫球場為「薩德」系統最終部署地點。 薩德系統直接離間了中韓關係,讓朴槿惠創立的中韓一體化進程被直接打斷。

韓國之所以能夠引入薩德,最直接原因是弄掉了支援朴槿惠的韓國國防部長金寬鎮。 2016年4月15號以後,支援朴槿惠的韓國前國防部長金寬鎮陷入韓國檢方調查之中,2018年3月28日,金寬鎮涉嫌利用網路司令部干預政治,被韓國檢方正式起訴。 在起訴金寬鎮並排除了韓國軍方反對以後,財閥支援的韓國新任總LI黃教安,開始與美國支持的韓國情報部門聯手,直接引入薩德。

薩德系統隸屬於美軍控制,直接劍指中國,洶湧的民族主義浪潮之下,中韓友好局面被徹底粉碎。

在打擊朴槿惠背後的支援者中國以後,美國開始了對朴槿惠的個人清算。

2016年10月韓國媒體JTBC電視台宣稱,在朴槿惠閨蜜門崔順實廢棄的電腦中,發現大量涉及朴槿惠個人的國家檔,直接引爆了轟動韓國的“閨蜜門事件”。 崔順實作為朴槿惠的好閨蜜,關鍵時刻反咬一口,並在取證時為保護自己女兒毫不猶豫地將朴槿惠拉下馬。 韓國檢方在搜查這位單身女總統的閨房時,卻“驚然”發現,房中藏有364粒未使用的×哥藥物。 對單身女性栽贓這種藥物,可謂殺人誅心,東廠血滴子處處泛著冰冷的死光。

2016年10月31號,朴槿惠被韓國首爾中央監察廳帶走詢問。

2016年11月12號韓國首都爆發了26萬人參加的針對朴槿惠的遊行示威。

2017年3月,朴槿惠宣佈下臺。

對美國來說,公然挑戰美國霸權和財閥壟斷地位,下臺就會放過你嗎? 對財閥來說,朴槿惠的晶元產業園明顯是在扶持韓國中小企業,大財團怎麼會放過你呢? 對美國來說,朴槿惠登上天安門城樓那一刻,美國就恨不得直接將其遠端秒滅。

於是,針對朴槿惠的更慘烈的報復來了!
2017年4月17日,韓國檢察院以受賄罪與濫用職權罪提起公訴。
2018年1月4日,檢方以朴槿惠涉嫌收受國家情報院36.5億韓元賄賂為由,對其追加起訴。
2021年1月14日,韓國最高法院對朴槿惠親信干政案和受賄案作出最終裁決,判處其20年有期徒刑,加上此前干涉選舉案被判2年,朴槿惠刑期累計為22年。
朴槿惠被判入獄,代表韓國右路突破完全失敗! 韓國在20年內,兩次最大規模的政治突圍最終壽終正寢。 縱觀金大中、盧武鉉以及朴槿惠的突圍之路可以看出,韓國國家精英都曾致力於讓韓國重獲國家主權,對外民族和解,同時與中國等國家建立更深的聯繫,讓韓國搭上中國崛起的高速列車,擺脫欲求不滿的美國的控制。 因為他們知道,只有這條路才是韓國的真正出路。

【左右突圍的日韓兩國】

韓國如此,日本也是如此! 從淺沼稻次郎,到鳩山由紀夫,再到安倍晉三,日本國家精英也如韓國政壇一樣,一直希望擺脫美國,實現國家正常化。 韓國和日本的左右翼,左翼是嘴上說行動也在做,右翼則是嘴上不說行動上卻在做。 以安倍為例,從2012年到2022年執政的十年內,中日關係雖然有波折,但波動幅度遠比以前頻繁換首相的時候要小很多。 安倍執政期間,中日韓自貿區不僅取得了成都會談這樣的重要進步,中日牽頭的RCEP這個能夠取代美國TPP的區域自貿協定也順利完成。

安倍感受到政治恐嚇被迫離任以後的2023年6月,美國和日本即將就在日本離島部署針對中國的中程彈道導彈,可見,當前的日本,在現任首相岸田文雄的領導下,正在完全配合美國。

安倍執政時期,在對伊朗制裁、對華貿易戰等方面,遠沒有現在的岸田文雄這樣激進,部署中程導彈等於將日本綁起來給中國打,日本撈不到任何好處,反而會被美國綁死,不出所料,安倍如果活著一定會繼續暗中反對,而且因為以退為進的安倍具有一票否決權,所以,現在弄掉安倍,等於清除了這一最大障礙。 安倍骨子裡是一個民族主義者,對外政策大都從日本國家利益角度考慮,當這種利益與美國衝突的時候,安倍就成了擋在美國刺刀前面的草靶。

徹底破壞RCEP和順利部署中程導彈等項目,美國志在必得,所以,安倍這個草靶最終還是被無情地公然刺穿!

縱觀美國對付日韓兩國的左右翼就會發現。 右翼雖然打著反華旗幟上位,但實際操作中,卻往往能夠達成左翼夢寐以求的目標。 比如,朴槿惠達成了金大中和盧武鉉夢寐以求的中韓貨幣互換和自貿區,安倍續上鳩山由紀夫夢寐以求的中日貨幣互換以及中日主導的RCEP以及打開了中日韓自貿區大門等。

實踐中,右翼執行力更強,因為,其觀點更容易符合民族主義理念,讓其可以在民族主義旗幟下很快達成左翼難以達成目標。 對美國來說,這就意味著左翼容易對付,而右翼則難以剷除。 比如,2009年5月明著逼死韓國前總統盧武鉉後,韓國左翼一蹶不振。 但是,在安倍晉三離職后雖然對其本人進行了有效暗殺,卻無法徹底剷除其身後右翼政治勢力。 而且,這種公然獵殺,放在日本這種孕育著深厚軍國思想和武士道精神的國家,稍微操作不當,很容易適得其反。

【匿其中的華盛頓屠龍計劃】

對中國來說,安倍被殺以後,日本失去了政治外交全面轉向的可能。

安倍遇刺身亡,必將導致日本國內政治勢力重新回到幾個月換一次首相的混亂局面之中,而美國則會以首相職位為誘餌,脅迫各大政治勢力投降。 中國最擔心的日本軍國主義問題,不大可能會隨著安倍之死煙消雲散,相反,失去安倍的鉗制以後,軍國主義傾向反而會在美國軍事對抗中國的大背景下,被某些不懷好意的勢力持續放大。

其中,最值得血飲警惕的就是,美國或將利用日本極右翼民族主義打造亞洲版本的俄烏衝突。

澤連斯基是美國在烏克蘭扶持的代理人,其上位目的就是拿烏克蘭充當炮灰,激化俄烏衝突,成為北約東擴的馬前卒。 其之所以能夠上臺,靠的就是2014年克里米亞戰爭後洶湧的烏克蘭民族主義,在猶太財團支援下,澤連斯基甚至打造出了一支25萬人的納粹軍隊。 之後,北約更是計劃在烏克蘭駐軍4個旅並核武裝烏克蘭。 然後,納粹武裝瘋狂挑釁俄羅斯,最終引爆了俄烏戰爭。

安倍死後,如果日本軍國主義在美國支援下持續泛濫,出現日本版的澤連斯基或將無法避免。 美國則會順勢在日本西南離島部署中程導彈,甚至為這些中程導彈配合核彈頭,直接核武裝日本。 這就破壞了日本和平憲法,日本出兵台海甚至獲得對中俄等國的交戰權也將順理成章。

可以預見,日本的政治大一統勢必遭到破壞,一旦軍國主義泛濫導致日本再次發生重大政策轉變,恐怕就是將中國作為首要敵人。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選擇只有兩個,戰與和。 即便和,也是無比脆弱的,畢竟軍國主義就是以擴張為生命線,一旦擴張停止,軍國主義就會瓦解,所以,即便中國選擇和,就能有效避免戰爭嗎?

2014年烏克蘭納粹崛起以後,俄羅斯也選擇了隱忍,但結果就是在2014年以後的8年時間里,俄裔居民在烏克蘭東部被屠殺近十萬人。 如果,日本版澤連斯基模仿這一策略對華人動手,我們將陷入俄羅斯的兩難境地,最終被逼進戰爭的漩渦。

一旦中日摩擦甚至戰爭爆發,那麼,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日本民族主義第一大敵人,美國這個為日本披上枷鎖的始作俑者,反而成了日本對抗中國的助力。 這點就跟澤連斯基在2014年以後將反俄奉為烏克蘭政治正確,將俄羅斯作為烏克蘭民族敵人,將英美當做反俄的助力是一模一樣的,這也才有了英美教官幫助烏克蘭訓練納粹軍團。

美國一旦成為日本民主主義的幫凶,那麼,日本軍國主義將全面加速。 屆時,中日戰爭或將無法避免,則中日都會落入美國的戰略陷阱。 美國則乘機找到了對付中國的屠龍刀! 也解決了美國對付中國的政治難題,這個難題來自於大陸對岸。

本來,在美國的規劃中,準備將大陸對岸打造成為對抗中國的“烏克蘭”,但是,唆使對岸對抗大陸有著巨大的劣勢,這個劣勢大到無法彌補。

01兩岸血脈相連
即便受到綠營挑撥,但民族血脈難以斬斷,很難下死手。 日本則不同,中日民族仇恨可以說不共戴天,南京大屠殺電影如果在中國國家媒體上放映一個月,反日情緒將化成滔天巨浪。 仇恨越深,越難和解,打起來,下死手的可能性就極高。 一旦美國支援日本擁核,擦槍走火以後,大和民族被從地球上抹掉是大概率事件,同時,中國遭到打擊也將傷筋動骨。

兩者鷸蚌相爭,最後是美國漁翁得利。 即便打起來了,摧毀的也是東亞,而不是美國本土,對美國沒有任何損失不說,一旦中國受傷,則美國乘機收復東太平洋和東南亞失地,繼續圍堵中國。

02對岸經濟和軍事體量太小
俄烏戰爭中,烏克蘭在體量上遠不如俄羅斯,最終被俄羅斯擺平是遲早的事情。 所以,要打造東亞的俄烏衝突,美國選擇的棋子,除了有深刻的民族仇恨外,還必須體量龐大才可以。 對岸明顯當量不足,一旦打起來,說不定早上開火,中午升國旗,下午發第二代身份證都是有可能的。

體量上,日本則完全是為中國量身定做的,其GDP排名世界第三,軍事、政治、金融勢力遠非對岸所能匹敵。 一旦打起來,日本藉助在西方影響力,完全可以組建新八國聯軍。 同時,也因為日本體量更大,英美列強反而有可能與日本合兵一處,打響對華全面戰爭。

03國際法秩序難以逾越
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包括美國和日本,都承認對岸屬於中國,一旦開戰,則只能是國家內政,西方干預不僅沒有藉口還會遭到其他國家反對,所以,政治上對岸成不了美國眼裡的 “烏克蘭”。

明白了上面三點,日本成為對付中國的亞洲版烏克蘭簡直就是給美國量身定做的。 一旦日本被綁上美國戰車,只要聽從美國在國內部署中程彈道導彈、航母等戰略兵器,中國就只能被動應對。 一旦干預,就違背了中國宣導的干涉他國內政原則,政治上等於自斷臂膀; 不干預的話,美國就會得寸進尺,武裝日本同時還會將日本拉入北約。

目前,韓國已經嚇破膽與北約建立夥伴關係,將來日韓加入北約,就實現了對中國的包圍。 日本設置中程導彈,韓國重啟薩德同時部署中程導彈,從過去單一的反導,到現在將中國東部納入導彈射程,中國與日韓關係必然迅速惡化。 按照美國的規劃,屆時美國領導的北約將從東歐到東亞構建鐵桶陣,將中國死死圍困。

可以說,安倍之死打開了美國打造東亞版烏克蘭的戰略大門!

【對俄羅斯等國的影響】

對俄羅斯來說,因為與中國關係友好,且同樣與日本有領土爭端。 一旦日本軍國主義崛起,則必然將目標對準俄羅斯,美國建立的亞洲北約同樣會圍堵俄羅斯太平洋和遠東地區,這些都對俄羅斯構成巨大戰略威脅。

在俄烏戰爭期間,俄羅斯已經將遠東軍隊調往烏克蘭戰場,遠東地區出現了防禦空缺。 該地區長期以來除了共青城外,幾乎沒有修建任何軍事設施,如此一來,為了應對日美挑戰,俄羅斯必將更加依賴戰略核武器,這就加速了東亞地區的核對抗。

對朝縣也是同樣如此。 這種背景下,實力不如俄羅斯和中國的朝縣,只能更加依賴核彈,屆時,只能繼續發展大型氫彈等。 即便防禦目標是針對日本,但這會直接嚇癱近在眼前的韓國,為了達到對抗制衡,韓國只能繼續靠攏日本和美國。 這樣一來,中國拉攏日韓國內政治勢力將更加困難。

於是,東亞可能開始陷入恐慌-對抗-恐慌的猜忌鏈中,一旦走不出來,別說中日韓自貿區,就是貨幣互換和RCEP都有可能分崩離析。 到最後,只能便宜了美國!

至於美國即將會見的沙特,在歐佩克秘書長和安倍前後遇刺消息面前,如何選擇,已經毋庸諱言了。

【對美國的影響】

金融上,安倍之死等於日本金融戰敗!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背後的支援者就是安倍晉三。 安倍不在了,日本央行行長如果換人的話,日本金融政策將蛻變為完全配合美聯儲政策的傀儡。

目前,美聯儲已經準備在7月份加息75個基點,用全年加息425點的暴烈加息洗劫全球。 安倍死後,美元指數急速拉升到107.4的高位。 日本是美國的黃金右手,如果日本完全配合美國,那麼,美元指數將持續上行,超過110甚至是120。

美國加速武裝日本,其他國家必然針鋒相對。 在朝縣核彈威脅下,日元進一步貶值,日元貶值就會繼續拉升美元指數,美元指數越高,則中日韓經濟越差,經濟越差則民族主義越兇猛,越兇猛就越對抗,中俄日韓朝就陷入了無休無止的對抗,等到美元指數升破120的時候,美國再直接將五國全部收割,最終成為最後的大贏家! 這就是美國的東亞圖謀。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美國慣於採取暗殺手段達到自身目的,歷史上,中情局前後策劃600多起暗殺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行動。 進入21世紀特別是2017年以後,美國和背後的猶太資本又開始頻繁使用暗殺手段對付其他敵對國家領導人,比如:2017年2月13號,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刺殺了負責朝縣對外貿易負責人金正男; 2021年12月4日,土耳其安全部門挫敗了一起針對埃爾多安的斬首行動,之前,埃爾多安躲過了以色列情報機構在巴爾幹半島的刺殺,政變前埃爾多安實際上已經遭遇了三次刺殺; 2020年1月3號,特朗普下令在巴格達國際機場暗殺了伊朗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少將; 2021年7月7號,海地總統莫伊茲被中情局指揮的哥倫比亞突擊隊殺死。

尤為引發全球關注的是,2022年7月6號晚上11點,在奈及利亞舉辦的21屆石油天然氣會議上OPEC秘書長巴爾金多被殺。 隨即,國際油價直線跳水,一鼓作氣跌超10%,WTI跌破了100大關。

歡迎加入上方血飲的知識星球

從刺殺本身看,2017年以後,美國及其背後猶太資本不僅將刺殺對準了反對者比如埃爾多安,還將目標對準了之前的盟友,比如海地總統莫伊茲、OPEC組織,以及準盟友日本的前首相安倍晉三。 刺殺OPEC秘書長是因為OPEC組織拒絕美國釋放產能打壓油價,結果被刺殺以後,果然油價暴跌。 刺殺海地總統是因為他居然敢拒絕輝瑞疫苗轉而選擇中國產品。 雖然這些組織觸碰了美國的利益,但之前的美國遇到這種事件並未如此偏激,可見,如今的美國採取的策略越來越極端,一言不合就殺人,已經有點狗急跳牆的意思了。

美國為何越來越按捺不住了呢? 這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從2017年開始,中俄逆轉敘利亞戰局,重創石油美元,這對沙特、印度、阿富汗甚至是美洲的海地、古巴等國都產生了巨大影響,美國衰落已經被所有人看到,於是反抗美元霸權的國家越來越公開,對應的就是美國慌不擇路地暗殺各國政要。

曾經從容不迫的美國,現在已經成了殺紅眼的刺客。 猶太以色列摩薩德提供的專門誘發心梗、心血管疾病的藥物開始成為他們的新寵。 蒲隆地、坦尚尼亞的前總統就是因為反對輝瑞疫苗而被“心梗猝死”。

【天下苦美久矣】

從之前暗殺敵對政要,到現在暗殺盟友領導人,美國和以色列的暗殺行動看上去非常精準有效,但實際上,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全世界的政治勢力大致分為極右翼、極左翼、左翼和右翼四個派別,其中極右翼和極左翼都是一路貨色,比如,ISIS支援澤連斯基的納粹,就是極左翼和極右翼合流,其背後都是猶太資本。 算上剩下的左翼和右翼,政治勢力大致就是三股。

之前右翼保守主義一直是美國的盟友,典型的就是日本自民黨、韓國新國家黨甚至是以沙特為首的OPEC王爺國。

在右翼勢力支援下,美國取得了很大的政治盤面,比如美國1965年聯合右翼蘇哈托,剷除了印尼共產黨; 1960年,美國聯合日本右翼自民黨鏟除了奉行馬列主義親華政策的日本社會黨黨首淺沼稻次郎; 2009年,美國聯合韓國右翼李明博鏟除了左翼盧武鉉勢力。

曾經各國內部的保守主義在共產主義打擊下紛紛投靠美國,美國不僅成為新自由主義領袖,同時還是全球右翼的天然盟友。 美國在掌控了主要三股勢力中的兩股以後,才得以在冷戰中擊敗蘇聯。 進入21世紀以後,美國開始了大面積推行顏色革命,極右翼和極左翼也開始投入其麾下,典型的就是ISIS和三股勢力。 這個時候的美國,已經可謂是世界主要三派政治勢力的盟主,甚至連奉行馬列主義的庫爾德武裝都開始充當其走狗。

但是,在2017年以後,極右翼中堅力量ISIS和HTS被中俄消滅在了幼發拉底河西岸地區,美國霸權遭到了全面重創。 於是,2017年以後的美國開始變得焦躁不安,在中俄衝擊下,很多中立國家開始微調政策,向中國靠攏。 最典型的就是昂山素季,這位美國培養出來的顏色革命旗手居然開始倒向中國。

在美國看來,這種倒向就是背叛,隨之而來的就是報復:就在昂山素季設立一帶一路辦公室以後,柬埔寨騷亂突然爆發,其辦公地點被暴徒放火; 而對於“投降”的右派,比如埃爾多安,就採取直接暗殺模式清除。 以色列摩薩德和中情局開始滿世界追著埃爾多安後面暗殺,如果不是埃爾多安在俄羅斯和中國支援下將中情局在國內的暗樁拔掉,埃爾多安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美國對三股勢力中的右翼下手,這不僅讓各國右翼膽寒,也會加速他們迅速靠攏中國,而中國本身就是全世界左翼勢力的燈塔,只要三股勢力中,中國得到兩股勢力支援,這將幫助中國擊敗美國,就像當年美國得到兩派支持擊垮蘇聯一樣。

中國一直主張與各國友好發展關係,從不在國際鬥爭中牽扯意識形態,秉持維護他國領土與主權完整原則,支援包括日本、韓國、沙特、俄羅斯、伊朗等國的正當利益,而這個正當利益正好是所在國左右兩派利益重合點,這就保證了,無論左右翼誰執政,最終都能回到與中國友好的道路上來。

中國的政策就好比太陽照耀萬物,不會對誰更好,也不會對誰更壞,看似無情,實則是最大的有情。 這就是《道德經》中說過的:「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 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守中就是堅守正道,與JD教和YSL世界宣導的中道思想暗合,這也奠定了中國與第三世界國家和阿拉伯國家友誼的理論基礎,推而廣之,這一觀點慢慢就會被國際社會接受。 可以預見,有朝一日,中國最有希望成為世界政治盟主,最有希望終結人類歷史亂局。 唯有中國將世界主流思想結晶凝聚成燈芯,才能在全世界支援下點燃人類文明最後的燈塔!

炎運宏開世界同,金烏隱匿白洋中,絕不僅僅是預言。 照美國如此倒行逆施地胡作非為下去,天下苦美已久的大戲必將轟轟烈烈上演。

貨幣戰爭看不見硝煙瀰漫,俯視之下卻是血流成河。 勝利者權杖上的紅寶石搖曳著嗜血的光芒,卻不見王座之下屍骨累累。 歡迎各位將本文轉發分享朋友圈!

原作者 : 李先生
北京大學 公共管理碩士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