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奇思異想集 68

◎ 林良彬

言無所住,心無所住
  ⁃ 翻閱 隋 吉藏《百論疏》

外人問:你若主張任何一法(法=事物)都不可說,你佛陀為何又在三藏12部經及論大說特說?既主張一切法 無説(不可說inexpressible),即不應說任何話語才是,為什麼還說那麼多?吉藏回答:「雖隨俗說,何失説(失說=過失之說)耶?雖隨俗說,實無所說,何曾説耶?」(《百論疏》p.764,新文豐版)
按:語言也是因緣法之一,語言本身也是無自性故空,只是隨俗假說、實無所說。假名説即是「言無所住、心無所依」的意思,萬法的確是可以用世俗語言說的,但須知只是假名説- 不能去執實有言說的指謂,因為一切名言及其一切指謂皆係是空的。

此處也可參考彌勒/無著菩薩的《瑜珈白千地論》(簡稱:大論)第36卷真實義品中所問答的一段文:「若如是者,何因緣故於一切法離言自性(As everything is inexpressible)而起言說?答:若不起言說,則不能為他說一切法離言自性,他亦不能聞如是義;若無有聞,則不能知此一切法離言自性。為欲令他聞知諸法離言自性,是故於此離言自性而起言說。」(陵本大論第三冊「真實義品」卷36 p.141)

《倫記》在此段文的註釋中也假設外人尖鋭地問說:你説「諸法不可言說」,那這句話不是言説嗎?既然你還在說,這就違你的不可說義,又既然仍可言說,那麼事物也都是可說了,怎能說諸法不可說呢?
《倫記》答說和 吉藏的說詞雷同:「法雖無言,欲令他知無言之法,以方便假名相說。若不起說,他不聞知離言之事,諸佛菩薩為利他故,無名中假名想說,此即藉 言 以顯 無言。」(《倫記》c-Beta,P. 264) 這個「藉言以顯無言」即藉言説而指出「萬法不可說」的道理,猶如教師在課堂上向下面吵雜的學生大喝一聲:「不要吵!Silence!」學生立即寂靜無聲,這個「以聲止聲」的道理,就像藉言以顯無言,終極目的是要人們了解 一切法不可說的實相。
20世初的太虛大師註解如下:「要知佛說無量法門,不過作眾生超越苦海之舟航而已,登彼岸後不須再存留。故經云:「如來說法四十九年,未(曾)說一字」。意謂佛雖終日說法,而所(假)說者「皆此未曽說之離言自性也。」(見丙三,引自網上 太虛大師《註解真實義品》全文)

從上文看,吉藏 和 彌勒/無著、太虛三者似乎有著基本上相同的主張-假名說,但是 隋代吉藏 說的似乎較為全面,即佛證悟後仍生活在這世間,必須隨順世俗而説話- 即世間極成真實,例如叫侍者阿難去舍衞城乞食,云云(p. 765),而不只是彌勒/無著、太虛大師之專只限於解釋 使用 名言弘法一事而已,好像佛陀現法湼槃後惟一的目的只是在說法,他們似乎忘記了佛陀也正在生活着呀!
按,龍樹、提婆及吉藏都把 佛陀的「未曾說一法」解釋為未曾説過一切諸法有自性(有自性即非緣起),一切法就勝義諦是不可說,但不礙世俗諦假名說;所以吉藏説:「世諦雖言,言而常絕(絕=滅=空義,言而無言),故世諦雖說即是不說。真諦雖無說而不礙説,故得真諦説。」(吉藏《百論疏》p.771)按此最後一句中的「真諦說」,即是指:本來不可說的真諦仍可用假名說來讓吾人理解其離言性。凡假名說者,說者無說,聽者無聞,都不執實有自性。因此,説而無說、無說而說;真俗二諦無礙,皆指向一切萬物空幻義。

 

附:吉藏的名言
·一切法皆是妙法-即事而真,不必在遠!(天台智者大師:一色一香、一花一草,無非中道。)
·在五藴幻化的當下,即是湼槃無為的所在!(按即:觸事即真,寂照同時,無住生心)
·凡夫說有執有,説無執無,不知有無皆假名。凡聖皆在説話,凡夫執實語言,聖人不執故空,凡聖言語相同,其心則異!
·四句絕,即四心斷,四言滅。
·大作空花佛事、水月道場,利樂一切有情眾生。

 

附:隋吉藏的名言
·一切法皆是妙法-即事而真,不必在遠!(天台智者大師:一色一香、一花一草、抬頭提手,無非中道。)
·在五藴幻化的當下,即是湼槃無為的所在!(按即:觸事即真,寂照同時,無住生心)
·凡夫說有執有,説無執無,不知有無皆假名。凡聖皆在説話,凡夫執實語言,聖人不執故空,凡聖言語相同,其心則異!
·四句絕,即四心斷,四言滅。
·大作空花佛事、水月道場,利樂一切有情眾生。 (請參見關於 吉藏 另一文)

 

林良彬奇思異想集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