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獨立與民主

◎ 鄭思捷

台灣人民要求民主,已經是任何人都無法阻擋的潮流。但是,台灣人民將要以什麼方法和程序實行民主,卻是一個還沒有被人好好討論過的問題。

台灣必須是一個單獨的獨立國家,台灣的民主才可能實行。因此台灣的獨立是台灣民主的必要條件(necessary condition)。 像一百年前,對中國人民來說,推翻滿清是中國民主的必 要條件。

但是,台灣獨立並不是說台灣就一定會有民主﹔也就是說,台灣獨立不是台灣民主的充分條件(sufficient condition)。推翻滿清也一樣不是中國民主的充分條件。

台灣人的政黨取代了國民黨,也並不等於台灣民主﹔就像推翻滿清後中國的漢人取代了滿人,中國還是沒有民主。所以,台灣人的反對運動,不一定是民主運動,更不一定是獨立運動。

因此,我們必須確定,使得我們的反對運動是民主運動,更是獨立運動。

中華民國在台灣的集權統治,可能在台灣人的軍隊的一聲槍響下結束﹔就像存在二百多年的中國滿清朝代,在武昌新軍的一聲槍響下結束。

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有政體,也可能在國民黨員的要求下一夜之間解體﹔就像不久前東歐的許多共產政體,一個接一個在一日之間解體。

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流亡政府,更可能在台灣人民洶湧澎湃的力量下,幾日之間被唾棄,就像菲律賓的馬可士政權。
但是,台灣的民主卻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就可促成﹔就像最近的阿拉伯春天,在幾天之間推翻了獨裁政權,但是並沒有帶來民主。

台灣要實行民主,台灣人民必須對民主的原則、理念有相同的認識和瞭解。但是,要以什麼樣的程序和方法來執行這些民主的原則和理念,我們一定會有很多不同的意見。這些民主的程序和方法必須一再地一再地被檢討和商討。它是可以永無止境地被改進。

當一個家庭只有一個主人時,一切家務都很好處理﹔當一個國家只有一黨獨大時,一切國事也很容易統治。但是,當一個國家實行民主時,它有千百萬的主人。這些主人有許多不同的意見,如果沒有一個健全的民主程序和方法,國事的治理就根本不可能。

基於這些認識,台灣人的報紙、媒體必須站在台灣人的立場,不僅要傳播台灣獨立的史命,啟蒙台灣人對正確台灣獨立的意義、理念,堅決台灣獨立的意志和信心,而且還要介紹民主的原則、理論,民主的觀念,提供機會商討民主的程序和方法。
基於這些了解,台灣人的知識分子必須從台灣的歷史和世界各國獨立的經驗,啟蒙台灣人對台灣獨立的正確意義,認識台灣獨立是台灣人唯一的生路,是造福台灣人的子子孫孫的唯一途徑。

台灣人的知識分子必須以身作則,樹立民主的風範。台灣人的知識分子的言行必須符合民主的原則、理念。這些都是台灣人的知識分子的光榮歷史任務,也是隨時隨地的事。

我們一定要確實地認識﹕台灣人建立了自己的國家,台灣才有真正的民主。

寫後語﹕原文“獨立與民主”刊登在太平洋時報,1990年一月十二日。當時,我應陳惠亭兄(太平洋時報社長)設一個“自由論壇”,促進自由、民主、法治。這篇是該論壇的第一篇。

但是,這篇‘獨立與民主’在這個世界,第一位獲得了‘獨立與民主’的美國,卻得了一個有堅定的‘獨立’,對‘民主’在這十幾年來的‘民主’是否有點進步有了懷疑﹖

在一七七六年,美國發表了‘獨立宣言’,這個對華盛頓在和‘英軍’作戰,有了目標。在一七八三年,英國和美國在‘巴黎和約’裡,簽定‘獨立’。所以,那些‘獨立和建國’者,都獲得了美國人的衷心感謝。但是,那些年青者,就有了一個更高的希望-民主-。所以,這個‘民主’在美國人民的努力下有了‘進步’。但是,在這個十幾年來,‘民主’是否有了‘進步’是有點直得懷疑﹖
但是,美國‘獨立’是可以確定的﹔美國的‘民主’卻是在大家的努力下才有可能進步。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