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阿扁的民主與封建

◎ 鄭思捷

美國不關心,台灣有沒有民主,有沒有人權。美國只要求,台海兩岸沒有戰事。所以,美國特別關心,台灣的新領導人,陳水扁總統會不會,帶來台海兩岸的麻煩。

中國更是又橫又霸,恐嚇陳水扁不可領導台灣人不作中國人。台灣人自己並不關心,台灣人有沒有尊嚴,有沒有自由,台灣人只關心台灣有沒有安定,有沒有繼續賺錢的機會。所以,只要陳水扁繼續遵從美國的指使,不表露台灣獨立的意願,台灣人繼續擁扁。

所以,只要陳水扁不讓中國有把柄批評,他的台灣意識,既使他的表現中國封建思想和作法,既使他的言行損害台灣人的尊嚴,犧牲了台灣人的基本人權,台灣人還是替陳水扁找籍口,台灣人繼續忍受,阿扁沒有尊嚴的中國封建作法,甚至替阿扁辯護。阿扁這種中國封建作法,有他不得以的苦衷。

台獨人士一直認為,只有當台灣有一天能宣佈台灣獨立,台灣才有安全的一天。台灣只有獨立,台灣人才會有尊嚴。台灣獨立,台灣人才有自由和人權。台灣只有獨立,台灣才有民主。
台灣沒有獨立,台灣人不可能有尊嚴。如果台灣能不能獨立,必需由美國來決定,台灣就沒有民主。一受到中國的威脅,台灣人就不敢決定獨立﹔那麼,台灣人就沒有自由。

台灣人行使民族自決的權利,決定台灣獨立。這是台灣人的基本人權。所以,台灣獨立才是,台灣長期安定的保障。台灣獨立才能,確實維護人權,自由和民主。台灣獨立才能確實,証明台灣人是至高無上的。這才是台灣人的尊嚴。

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的封建言行,充分暴露了他受到中華民國教育的中國封建思想的深厚影響。他的這些言行也表示,他缺乏西方法治的民主理念。

選舉是民主程序的開始,不是民主制度的結束。我們不能在選舉過後,就給陳水扁一張空白的支票,任由他的使用。

台獨人士必需提醒台灣人民,我們不是不分是非,絕對支持陳水扁。我們不要不分封建和民主,完全信任陳水扁的所言所行。

我們一定要分是非,分封建和民主,監督陳水扁。我們不可以,拿著團結的大旗,不敢批評,只准恭維。我們也不可以,為陳水扁的封建言行找籍口。

基於這些看法,我想把陳水扁當選總統後的封建言行,列舉一、二。

一、三顧茅慮﹕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陳水扁為了組閣聘請各方顯達。為了聘任內政部長,陳水扁‘三顧’張博雅。這種‘三顧茅廬’是中國封建的作法。
中國漢末三國時期,劉備為了得到葛亮的支持,三顧茅廬。陳水扁決定內政部長的作法,破滅民主體制。這是一種人治不是法治的作法。內政剖長應由行政院任。陳水扁越權聘請張博雅當內政部長,破壞中華民國體制。

二、向郝柏村道歉﹕陳水扁為了表示他的族群合諧的心胸,公開向郝柏村道歉。這個道歉不僅不必要,更沒有尊嚴。當年陳水扁質詢郝柏村,並不是他們倆人之間的事,更不是‘本省人’和‘外省人’之間的事。陳水扁是人民的代表﹔郝柏村是行政官員,代表政府。
如果當年陳水扁心有民主理念,並不是郝柏村是外省人,現在陳水扁沒有理由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份向郝柏村道歉。陳水扁的這個言行代表了什麼﹖陳水扁代表台灣人民向郝柏村道歉。台灣人民作錯了什麼﹖台灣人民很沒有尊嚴。
陳水扁為了當年國會發生的事道歉。這是一個很不妥當的先例。這是破壞國會法治的體制。以後國會議員,誰還敢‘嚴厲’質詢﹖陳水扁只顧到,以他個人的魅力,來信服人。這是人治的思想。陳水扁沒有想到,‘向郝柏村道歉’是破壞法治的民主制度,也是很沒有尊嚴的言行。

三、‘敬拜蔣介石’﹕陳水扁繼承蔣經國、李登輝率領文武百官向蔣介石敬拜。這種言行充分表露了,陳水扁的中國封建思想。
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他尊奉的是他的國家的憲法,不是敬拜一個獨裁者,一個沒有民主觀念的集權者。陳水扁這樣敬拜蔣介石,表示台灣人民肯定蔣介石。如果陳水扁必須統率文武百官向,蔣介石敬拜,才能替台灣帶來安定﹔那麼台灣還在人治的封建時代,不是法治的民主時代。
如果陳水扁有了民主的觀念,他會建立一個無名台灣民主獨立人士之寺堂,讓民選的總統,代表全体台灣人民,向這些無數的無名英雄,為了台灣民主、獨立犧牲,奉獻生命的人士致敬,表示感謝。

四、‘台灣獨立萬歲’、‘三民主義萬歲’和‘中華民國萬歲’的口號﹕陳水扁的這些口號,充分表現了他的中國封建的心態。如果我們只聽到了‘三民主義萬歲’和‘中華民國萬歲’的大聲口號,我們一定會以為我們還生活在蔣介石的封建時代。
三民主義是孫文一人的主張。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沒有理由奉行三民主義。陳水扁應該維護憲法,不是主義。
陳水扁在選舉中華民國總統前,喊‘台灣獨立萬歲’,在當選後,又高喊‘中華民國萬歲’。這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最好例子。
正如呂秀蓮所說的,陳水扁屈服於那些61%沒有選他的選民,而忽視了那些39%選他的選民的期待。陳水扁的新中間路線,就是連戰和宋楚瑜的聯合路線。
台灣獨立運動要教育台灣人民,對台灣獨立理念的認識。台獨運動要提倡民主的原則,增進台灣人民的自由、人權、尊嚴和價值的瞭解。但是,民進黨的執政中華民國,對台獨運動並沒有貢獻,反而使得台灣人民對,台獨的觀念更為模糊。
陳水扁的封建言行對,台獨只有負面的教育。陳水扁的當選,中華民國的總統,使得台獨運動失去了著力點。再加上,李鎮源、許世楷等人,公開要解散建國黨。台灣在陳水扁的領導下,正走向‘不獨立’的方向。
台灣從李登輝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轉變到陳水扁的‘兩岸和解’的時代了。陳水扁繼承了,國民黨的‘國共和談’的歷史包袱。陳水扁履行了,他競選總統時的諾言﹕‘政黨輪替’。國民黨所要做的事,現在輪到民進黨來做。

台灣從李登輝的‘反對台獨’,轉變到陳水扁的‘不追求獨立’的方向。現在,台灣只剩一個還沒有熄滅的建國黨。海外台灣人必須全力、合力支持建國黨。這是台灣唯一的希望。
我們必須瞭解真正的民主。台灣以民主之名,行封建之實。民主並不是李登輝所說的‘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民主也不是陳水扁所提倡的‘新中間路線’。民主不是人治﹔民主是法治。民主不是同意人民﹔民主訴之於民。

寫後語﹕這篇文章“阿扁的民主與封建”,是我在2000年七月所寫的。但是,台灣人民所選出來的總統們,從李登輝、陳水扁和最近的蔡英文,都是一向直稱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當然,阿扁還稱過台灣獨立萬歲)。我們都知道得很清楚的,中華民國在1979年就正式地結束了。中華民國己經是中國在‘滿清’之後,變成為一個歷史的名稱了。現在,全世界的人沒有稱中華民國﹔只有台灣人民還在稱台灣是中華民國。台灣人民這樣所作,是完全不對的作法。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