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二二八]的省思

◎ 鄭思捷

在每年的[二二八]﹐台灣人都會有各種形式的紀念會。在這些紀念會裡﹐我們也一定會強調﹐“不能忘記﹐但可以原諒。”但是﹐我們有沒有思考過﹐我們不能忘記什麼﹖我們要原諒誰﹖

六十年過去了﹐我們還在強調﹐“寬恕”、“愛”、“和諧”﹔我們還在要求﹐追查真相。但是﹐我們有沒有思考過﹐在沒有真相之前﹐我們要寬恕什麼人﹖什麼事﹖我們有沒有思考過﹐在沒有正義(justice)之前﹐我們要“愛”什麼﹖在沒有“平等”之前﹐我們如何“和諧”﹖我們有沒有思考過﹐追查[二二八]的真相是誰的責任﹖

我們不能忘記﹐[二二八]的發生的最主要原因是﹐台灣人的文化和中國人的不同。台灣人的主要價值觀念(core values)和中國人的價值觀念不同。台灣人不能忘記﹐[二二八]是台灣人民的“民主”理念﹐無知地期望一個“中國封建”政府的慘痛後果。

我們不能忘記﹐當時被中華民國政府押去遊街示眾,當場槍斃的並不是反政府的人士,而是挺身出來勸台灣人不要拿“雞蛋打石頭”,大家要忍耐的和平人士。我們不能忘記﹐當時許多台灣人的精英,基於民主的理念﹐都認為他們並沒有作錯事,沒有逃亡的必要。許多年青無辜的學生,無緣無故地被殺害。中華民國政府都是以〝叛國〞罪名,不經審判,就把他們槍斃。人民沒有申訴的機會。我們不能忘記﹐台北車站每天都貼有被槍斃的名單。

我們不可以忘記﹐中華民國政府並沒有維護台灣人民的權益;它剝奪這些台灣人民的財產生命。在[二二八],台灣人民要求的是自治,並沒有反叛政府。但是中華民國政府卻以〝叛國罪〞加諸於這些台灣人。

我們不可以忘記﹐中華民國的軍隊,一上陸,對手無寸鐵的台灣人民,不分皂白,射殺。基隆海上,填滿了被鐵絲穿過手掌,連在一齊的年青人浮屍。台灣人民對中華民國的軍隊毫無威脅。這些殺害台灣人民的中華民國軍人連自衛的藉口都沒有。台灣人民從來沒經歷過這樣無法無天的軍人。台灣人民也從來沒經歷過這樣不保護自己人民的政府。

我們不可以忘記﹐在[二二八]的慘痛事件中,除了以蔣中正為首的中華民國政府的封建殘酷的罪行,是不是還有一些“台奸”的共謀者﹖這些台灣人為了得到中華民國政府的重用,作大官而提拱台灣人精英的名單。這些“台奸”都當了中華民國政府的大官,也和所有[二二八]元凶一樣,享盡榮耀與富貴﹖
我們不可以忘記﹐在[二二八]事件後,中華民國政府繼續收集名單。根據讀書會、合唱團等各種名單,中華民國政府把熱愛音樂、追求知識的可愛年青人,不經審判,不經偵查,對這些二十歲不到的年青人,以對國家安全的威脅,反判的罪名,格殺勿論。

這些愛好音樂的合唱團的兄弟姊妹,真的會唱出滅亡中華民國的“馬塞曲”?我們不可以忘記﹐他們美妙令人陶冶和諧的琴聲和歌聲,換來的卻是一聲聲的槍彈聲。

這些追求智識,讀書會的兄弟姊妹,真的會寫出滅亡中華民國的“獨立宣言”?我們不可以忘記﹐他們為了社會的正義和進步,純真的呼喚,換來的是令人悲痛流淚的遺囑。

讓我們大家好好地來思考一下。在這個世界上,有那一個政府,曾經這樣殘忍地對自己的人民,年青可愛、純情無邪的愛好音樂,追求智識的,親得像是我們自己的兄弟姊妹,一個接一個地拿去槍斃?

台灣人啊!我們是不是要好好地想一下,這些我們的兄弟姊妹當時他們連投票、喝酒的年齡都不到,就被以威脅國家安全的罪名拿去槍斃。我們不可以忘記﹐這些二十歲不到的年青台灣人的兄弟姊妹,當他們一個一個先後被拿去槍斃的時候,他們所想到的只有愛,沒有恨。他們沒有反抗,他們沒有哀求。他們只想到,讓還能多活幾天的兄弟姊妹少痛苦一天。他們把只剩下的內衣留下當風扇。這樣有愛心的人,卻被當作〝禍國〞者,誰會相信?這是什麼樣的國?這是什麼樣的政府﹖

我們不可以忘記﹐在[二二八]事件中和事後﹐發生了許多感人的愛的故事。我們是不是應該好好想一下﹐[二二八]事件的發生﹐是不是因為台灣人沒有愛﹖為什麼在紀念[二二八]的時候﹐我們要一再地提醒我們要有愛﹖為什麼﹖在紀念[二二八]的時候﹐台灣人應該要一再地提醒我們自己﹐我們沒有的是“正義”。

在沒有追究[二二八]的罪魁﹑白色恐怖的元凶之前﹐台灣人沒有資格要原諒人。我們沒有聽說過﹐猶太人要原諒希特勒。但是﹐我們可以原諒中華民國的軍人﹐因為他們當時是奉命行事。我們可以原諒﹐那些提供台灣人精英的名單給中華民國政府的〝台奸〞。因為﹐在喬治、柯爾(George Kerr)的〝被出賣的台灣〞一書裡, 對名單有另一種說法。這個名單是中華民國政府為了重用台灣人的精英而要台灣人向政府推薦的。這份名單是〝台奸〞為了作大官,陷害自己人的罪行?還是他們中了中華民國政府的陰謀詭詐?

在[二二八]的罪魁﹑白色恐怖的元凶還沒有被定罪之前﹐在中華民國政府還沒有對[二二八]認罪﹑悔意之前﹐台灣人沒有寬恕人的權利。只有在[二二八]的罪首和白色恐怖的元凶﹐在歷史上被定位,這些[二二八]、白色恐怖的犧牲者,受害者才能得到平反。我們才有正義。

追查[二二八]的真相是﹐台灣知識份子的責任。我們不能期待中華民國政府自動公佈真相。台灣人民一定要堅持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公開所有有關[二二八]的文獻﹐不得消毀。猶太人不會依賴德國政府追查德國納粹大屠殺。

我們一定要認識清楚﹐[二二八]不是省籍的衝突。[二二八]是,有民主觀念的台灣人民和中國封建的中華民國政府的衝突。我們一定要認識清楚﹐[二二八]不是族群的問題。

[二二八]是台灣人民的自治政治訴求,被中華民國政府當作叛逆的問題。[二二八]不是本省人和外省人互相仇恨的問題。[二二八]不是愛與恨的問題;它是政府不信任人民的問題。[二二八]不是族群不合諧的問題。[二二八]是中華民國以政府的體制迫害台灣人民的問題。[二二八]不是台灣人民暴動的問題;[二二八]是中華民國政府沒有維護人民權益的問題。

美國的“波斯頓大屠殺(BostonMassacre)”當場死了四個人﹐還有數人受傷。但是﹐
美國人在六年後發佈“獨立宣言”﹐再過七年﹐美國獨立成功。猶太人在受到德國納粹的大屠殺後,成立了以色列的國家。以色列人到世界各角落追捕﹐德國納粹的大屠殺的行犯者。亞美尼亞人(Armenian)經過土耳其的大屠殺後,更為團結。

但是,看看我們台灣人,在經過[二二八]大屠殺後,仍然看不清真相,不知道建國,只圍繞在族群,愛與恨的層面。台灣人卻為了中華民國政府的賠償而分裂。台灣人只會抗議﹐賠償的不平等。我們似乎己經不再在乎我們有沒有得到正義的賠償。

我們仍然擁護屠殺我們兄弟姊妹的中華民國政府。台灣人的中華民國總統繼續向[二二八]的元凶敬拜,向白色恐怖的罪首感恩。讚頌[二二八]大屠手的彭孟輯的台灣總統的李登輝對[二二八]家屬的道歉又有什麼意義?

在[二二八]大屠殺的行犯者﹐在台灣﹐在美國享盡了一生的榮耀與富貴下﹐台灣人在每年的[二二八]週年紀念會裡﹐還一再地強調﹐我們“不可忘記﹔但是可以原諒。”我們要有愛心﹐我們要寬恕。這是沒有正義﹐容忍罪惡。

在[二二八]的六十年後﹐台灣的領導者的“戒急用忍”和”中間路線“政策耽誤了獨立建國。台灣將來的領導者﹐謝長廷的”和解共生“的政策﹐將把台灣帶入”共亡“的前途。台灣將來的領導者﹐蘇貞昌的”歷史共業“的認識﹐是認同接受中華民國的體制。在[二二八]的六十年後﹐台灣人失去了他的語言﹐台灣人的文化被染烏了﹐台灣人的價值觀和中國人的接近了。

如果台灣人經過[二二八]這麼慘重的教訓﹐六十年來還不能覺醒獨立建國﹐再過六十年﹐台灣人只能以“愛”﹑“寬恕”的空洞口號來紀念[二二八]。如果台灣人經過[二二八]這麼慘重的教訓﹐六十年來還不能培養獨立的精神﹐堅信建國的理念﹐只相信時間對我們有利﹐獨立慢慢來﹐再過六十年﹐台灣人只能繼續要求﹐我們要追究真相。六十年來台灣人變了﹗[二二八]時候的台灣人﹐再窮也是﹐“不該拿的就不會拿”。

現在的台灣人變為“不拿白不拿”。[二二八]時候的台灣人﹐愛台灣﹐為台灣人爭取自治﹑人權﹐為台灣犧牲生命。現在的台灣人變為﹐錢是生命。為了賺錢﹐我們可以反台獨。在“不拿白不拿”的文化下﹐台灣人可以變賣神聖的一票﹐不顧台灣的將來。

台灣人必須認識清楚﹐只有台灣獨立﹐台灣人自己建國﹐我們才有能力追究[二二八]的真相﹐我們才能定罪[二二八]的罪首,白色恐怖的元凶。我們才有機會原諒﹐寬恕他們。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