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返鄉雜記

(五)一個只有親情而沒有人情的社會

◎ 鄭思捷

台灣的報紙時常對外國人自誇說﹕“台灣受到中國的禮教,是一個如何充滿了人情的社會。”但是,許多回到台灣的同鄉,卻只有感到鄉土的親情。返鄉後的我所感受到的是﹕“台灣的社會仍然是一個充滿了親情的社會,也是一個毫無人情的冷酷社會。”

最使我感受到我已回到了故鄉的,並不是那些記憶中的街道、房屋,更不是常在夢中出現的鄉園。這些都已變得面目全非了。如果不是見到了阿媽、岳父、岳母和其他許多親戚,我真不知道我倒底是到了地球的什麼地方。最使我感到我已回到了自己的故鄉是,當我沉溺於親情的溫暖,享受著濃郁的親情愛顧時。這個時候,我才清醒地感受到,我確實是回到了自己的故鄉﹔因為我知道的很清楚,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個地方一定找不到這樣的親情。

小舅怕我旅途勞累,剛回到久離的家鄉,吃住不慣,幫我熱心關切地安排了我的住宿。弟弟怕我久離了家鄉不認識路,走迷失了,堅持陪我去上班的地方報到。這樣種種的親情,竟沒有因長久時間的過去而減少。當岳母拿了一疊台幣給我時,才想起我還沒有機會去換錢。她還很詳細地向我解說﹕
“這個紅色的是十塊錢,這種綠色的是一百元。”很久沒有看過台幣我也感到很新鮮。我也想起那時候口袋裡有個三、四十元台幣就算是很闊了。隨即又聽岳母說道﹕“十圓銀的比較用得著。”我馬上感激地說﹕“那等我領了薪水,馬上還給您。”
“這是給你的零用錢。”她微笑地說著。

一下子,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沒想到自己一下子又像小孩子被疼顧著。岳母在我的眼前糢糊起來。我知道我是被這種親情感動了。想到和岳父母的見面只有二次,時間加起來也沒有半個月,想到岳父母也沒見過我,就允許女兒下嫁給我。他們對我的信任,對我的親情竟也沒有因相處的時間少而減少。這個充滿了親情的地方就是我的故鄉啊﹗

世界上唯一充滿了親情的地方,擁有這樣豐滿的親情,即使是生活在北極也不會感到寒冷的。

但是,一天又一天在家鄉過著現實的生活時,使得我漸漸地感到了家鄉社會冷酷無情的一面。當我看到了,報紙報導了一宗交通事故。一位懷甲八、九月的孕婦,乘坐在丈夫駕駛的摩托車後座,不幸在雜亂的交通的路上被摔下來,而被後面駛來的大卡車輾過而身死,胎兒從擠破的母親肚子落下來而活著。想到了這樣淒慘的一幕,我的心裡的絞痛是無法形容的。我知道只要是一個正常的人,想到這樣的情景一定會有相當的心痛和同情。但是一天又一天地過去了,社會上竟一點也沒有反應。我忍不住了,拿了報紙在上班的地方問了許多人。
“你們看到了這個交通事故沒有﹖”我指著報紙的一角說著。
“有啊﹗看到了。”他們都這樣回答著。
“你們不覺得這樣很可憐﹖為什麼大家都沒有反應﹖”我繼續問道。
“這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這種事情太多了,幾乎每天都有。”大家都這樣輕鬆地回答著。

看到了這樣毫無人情的反應,我的全身在炎熱的台灣都會冷涼起來。當我看到台灣中部許多村民,因食油中毒,全身的皮膚腐爛,受摧殘,受肉體精神的痛苦,而且延禍到下一代,我就會感到這正是人間的地獄。

在美國的電視常常看到非洲因旱災成群的土著骨瘦如柴,那種慘境,令人可憐。有時想起美國雖然是一個沒有親情的社會,似是許多地方很有人情。現在我所看到的竟是在衣豐食足的故鄉。那麼多身體好好的人,卻全臉滿身腐爛,軟弱無力,奄奄一息。他們是那麼的無辜,那麼的無助。誰又把他們當是我們的同胞,當是我們的鄉人﹖誰又忍心這樣對待自己的同胞﹖為了貪利殘害自己的同胞,真是令人氣憤。這樣悽慘,這樣殘酷的事情,發生在歌舞昇平,花天酒地的社會中,竟然沒有一點點人情的反應。我看到了因誤喝私酒而失明的教授。我也聽到了正在作滿月的產婦因吃了麻油雞而死去。我看到那麼多變成了色情場所中的婦女同胞,玩弄她們的不正是自己的同胞﹖這倒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這是一個人吃人的社會。這個就像古代人可以買人的社會。這是一個完全沒有人情的社會。這就是我的故鄉啊﹗

在夜蘭人靜時,我會千萬次地在問著﹕“我的故鄉啊﹗妳怎麼會長成這樣啊﹖”當我看到了我的鄉人,還是那麼勤勞誠樸時,我就會想到﹕“是不是在專制政府的統治下,人民會變成無情﹔是不是在特務橫行的社會,人民會變成無情﹖”因為這是一個完全沒有正義,完全沒有公平的社會。這是一個好人不得好報,壞人不被罰的社會。你一表示關心,你一表示不平,你就會惹上麻煩。大家只好過著“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生活。大家也就過著“別人的孩仔死不完”的生活了。在台灣的社會人與人的關係也就變成這麼淡泊了,人情只存在於親戚朋友之間了。

那一天,我們才能過著人溺己溺的生活﹖只有等到那一天,我們擺脫了這個專制的政府﹔只有等到那一天,我們消滅了這些橫行的特務,我們的故鄉才會變成既充滿了親情又充滿了人情的社會。那將是人間的天堂啊﹗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