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桑蘭、海明誰更毒?

◎曹長青

桑蘭跨國索賠案的律師海明是個比桑蘭更需要收院治療的病人,這已經是人們的共識。但一個頭腦急需看醫生的人,卻可以把他的新聞登上美聯社、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更別提新華社、人民日報和CCTV了。這到底是誰的錯呢?當然是瞭解病人狀況的健康人的錯,是那個容忍病人到社會上胡鬧的群體的錯。

引殺妻自殺的中國詩人顧城的話:「老外哪懂咱中國人呵。」所以外人報導沒責任。

但對這個有嚴重病症的海明,如果中國人都放任他的無理取鬧,就幾乎等於容忍一只獸在人群裡作惡。而且,像海明這麼漫天撒謊、滿腦袋邪門的人,在華人中並不罕見,在中外媒體上兩邊連唬帶騙的也不只海明一個,只是其他人沒有海明這麼典型,也沒折騰到他這個程度罷了。

桑蘭這個高調的跨國索賠億萬美金的訴訟案,在她來美國只有一個多月之後,就潰敗得一塌糊塗。最近紐約檢方正式通知:桑蘭告劉國生父子性侵案,因缺乏證據,不予立案。至此,曾在國內外中文媒體喧囂一時的桑蘭監護人父子「性侵」桑蘭的指控被整個推翻。只是不知那個騙子路平(見我的文章「桑蘭的證人路平真敢騙」)聲稱擁有的五、六公斤「帶血紙」的證據怎麼處理。

現在看到桑蘭的行情像流星一樣滑落深淵,自己又面對被告律師莫虎的懲罰動議,海明要急流勇退了。他公開跟客戶決裂,不僅開記者會宣佈跟桑蘭索要近二萬美元律師費,如果三十天內不付,要把桑蘭告上法庭,並連日在博客上攻擊桑蘭和經紀人黃健。

海明剛關照桑蘭一個多月,就大吐苦水、嫌麻煩、嫌破費了,就公開撕破臉抱怨、漫駡並討債了。桑蘭還沒住他家呢,還沒需要他推輪椅、抱上抱下、導尿洗澡呢。但你以為此刻他會有一點點良心發現,設想一下當年劉謝一家人照顧桑蘭和她母親十個月的操勞破費、十三年的呵護、幫助嗎?會對自己促成一樁濫訴而感覺愧意嗎?一點都不會!否則不會繼續發瘋,繼續胡作亂鬧。

海明跟桑蘭反目,是無數人早已預料到的,只不過沒想到這麼快,而且方式這麼拙劣陰損。那麼到底桑蘭該不該支付海明的律師費?到底是海明該告桑蘭,還是桑蘭該告海明?換句話說,在這出鬧劇中,桑蘭和海明,到底誰更壞,誰更毒?

任何關注桑蘭案的人都知道,海明一路在媒體高調宣稱,免費為桑蘭打官司,而且他在給法庭的文件中也白紙黑字地寫着是免費代理桑蘭。而且沒有時間段,是整個桑蘭訴訟案免費打。現在忽然拿出個他跟桑蘭簽署的合同,每小時收費200美元。你不交,我就把你告上法院,在法律上,我有憑證!人們不得不承認:這個惡棍真毒呵。毒過桑蘭了!

我在「桑蘭成了垃圾股」一文中曾說,桑蘭拿出當年劉國生寫給領館幫桑蘭辦簽證的信,控告劉謝沒按信中所說支付她赴美費用。這就像一個自費留學生,讓幫他出經濟擔保手續的人真的支付他的留學費用,否則把你告上法庭一樣缺德。海明則更高明,先跟桑蘭把要求付費的法律文件簽好,然後再高調「做雷鋒」。

原來喊免費,是因為打這個官司能登上媒體的次數是花大價錢做廣告都根本得不到的。所以「免費」是太值了。而且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把狀子送上去,到一定程度就像當年告CNN十三億一樣撤梯。沒想到一切不僅沒按他的路子走,反而一步一步把自己逼到角落裡。

現在看到桑蘭已成過街老鼠,「倒桑」是個一面倒的風潮了,海明就想歪門邪道開溜了。不僅要把殘廢人扔下不管,還得賺足律師費,更甚的是,他居然也連滾帶爬、連哭帶嚎地追着要上「倒桑」的風車——調轉頭來在博客上罵桑蘭黃健貪得無厭,更指控桑蘭在個人收入上欺騙他。海明不是不懂中文的人,他對桑蘭的經濟情況一清二楚,連網友們都清清楚楚,桑蘭曾有過月薪三萬的收入,還養三條大狗。現在海明居然裝傻,理直氣壯地控訴桑蘭欺騙他。海明對桑蘭,可真是「以毒攻毒,看誰更毒」。

那桑蘭的律師費到底該不該付呢?按合同,必須付。但按海明對媒體無數次的宣告和給法庭的文件,桑蘭不付也理由足夠。最公平的做法是,桑蘭直接把兩萬美元的支票寫給海明指定的公益單位。因為海明清楚地對所有媒體說過,給桑蘭免費打官司,如果桑蘭硬要付律師費,他就會捐出去給公益事業。

海明一再耍弄媒體,欺騙大眾,所以起碼在律師費問題上,媒體和大眾必須監督他兌現諾言,不可被這個撒謊比撒尿還容易的惡棍律師耍弄。 (... 前往第 2 頁)

第 1 頁; 第 2 頁第 3 頁

 

《曹長青網站》 http://www.caochangqing.com

台灣e新聞